肌肉萎缩侧索硬化症
发布时间:2015-09-05
  凯 史基金会在2013年年底发表了一篇医疗论文,论文名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这篇论文是以7年的专门研究和临床试验为基础的,针对目前人类束手无 策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提出了独到的看法和见解,文中描述了ALS从形成到发作的全过程,文章认为,目前科学界还没有找到ALS的病因是因为忽视了人 体各个部分之间的看不见的“磁引力场”的联系,并首次提出ALS从根本上是从心理因素诱发的,其本质上是一种心理疾病。
    除了理论上的描述与说明之外,凯史基金会还同时发布了一个视频,是关于参与凯史基金会ALS临床试验的志愿者的视频,该志愿者也是ALS的患者,经过六个 多月的治疗,该患者的病情不但得到了缓解,而且已经开始逆转,从无法行走到独立行走,然后还重新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该患者讲诉了整个治疗的过程,还讲 述了他的心理、生理上的巨大变化。
    建议读者们阅读论文之前先看一看这个视频。希望能为您带来帮助!
    用作者的话来说:
    ALS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是可以被逆转和治愈的!虽然还没有找到针对所有类型的ALS的治疗方法,但是至少我们打开了一扇大门。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中译全文)
ALS
一个成真的死亡愿望
©M T Keshe 2013-2000 版权所有
作者:M T Keshe
翻译:朱汝俊
本博文只是这篇论文的中译全文,论文全文原版可在以下网址获取。
http://www.keshefoundation.org/latest-papers/pdf/5.html
只要向凯史基金会少量的捐款即可获得论文原版全文!
 
本论文由Keshe基金会的创始人Mehran Tavakoli Keshe写作并于2013年9月25日发表。2013年5月3日至5日,在保加利亚瓦尔纳进行的关于Keshe先生的研究工作的三天的专门会议中,Keshe先生首次提出了一些有关的材料。
未经作者事先的书面同意,本论文的内容以及图片的全部或部分不得引用、复印或打印,或制成纸质或电子版,不得将其放在互联网或任何其它网络上,亦不得在任何形式的通信中发送,任何文章或书籍均不得使用、链接或引用。

笔者注
随着本论文的发布,Keshe基金会历史上首次向公众打开了一扇门,通往基金会的研究的门,让公众得以一窥基金会最严格保密的研究计划之一。这就是它的宇宙飞船计划的等离子体技术在健康方面的应用,这方面的应用是为了要攻克与/或逆转一些目前科学和医学界尚无解决或治愈方案的疾病。
我们已经发展了宇宙飞船计划的健康部门,因为我们相信未来的宇宙飞船将无法搭载每一个学科的全部的药品和医生来全面满足进行长途太空旅行的人们的健康需求。如果要满足每一个最终的医疗需求,那么飞船上的药品将会比食品还多,飞船上的医生将会比乘客还多。
在 我们的健康研究计划中,我们已经着手去理解人体细胞的磁力和引力结构中的每一种疾病的基本规律和病因。由此我们正在努力建造一个统一的健康系统,该系统的 运作方式与人类身体相同,只需要简单的使用该系统来调节人体系统的运作来帮助身体克服任何问题,这样就可以应对在太空中的全部疾病。
Keshe基 金会已经对各种疾病做了广泛的研究,比如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在本文中我们将阐述,我们怎样认识这一疾病状况如何开始,如何导致人的必然的衰弱以及所有病 例都一样的完全瘫痪然后以可怕的死亡而结束生命。基于对这个疾病从开始到夺去身体的全部的功能的整个过程的理解,我们最终开发出了能够使这一过程扭转的系 统,我们还建立了相应的课题,让其它机构去跟进这项研究,为这个疾病和其它类似的疾病寻找总体的治疗方法。

Keshe基金会的身体复位系统的设计与运行所使用的原理的解析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考虑到了元素的等离子体结构以及人体内的这些元素的磁场注释1和 引力场(磁引力场)之间的相互作用。我们不仅考虑到身体的不同部分之间的有形的连接和通讯方式,我们还关注到了身体中的元素或器官所含的物质彼此的磁场和 引力场之间那看不见的联系和相互作用。而对身体不同部位之间那些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的相互作用的忽略,就是目前医学界在治疗大多数疾病时都相当艰难的原因 之一。
我们认为人的身体就像是宇宙中的星系一样,它包含了全部的有形实体以及它们的磁引力场作用力之间的隐藏的、看不见的相互作用和联系。在一个星系中,除了可见的恒星、行星,同时还存在着这些恒星和行星它们所有部分彼此之间的看不见的磁引力场联系。
人 的身体也是这样的。人的身体有各种器官及其它的部分,它们全都通过中枢神经系统彼此发送和接收信息,然而,因为这些器官都是由原子等离子体构成的,所以不 仅在同一个器官中它们(原子)拥有、接收及发出磁力和引力,并与其它的器官发生联系。甚至在一个人的物理身体看起来与附近的另一个人的身体物理分离的时 候,事实上存在着人们不知道的两个身体的磁引力场之间在环境中的相互作用。
直 到现在,医疗界还只是看到身体中的有形连接,以及信息如何进行通讯,比如身体的神经系统,这些已经被用来通过传递信息来引发或治疗一种疾病。然而,今天的 医疗人并没有考虑到那最有效和最直接的影响,即身体的物质与物质之间以及物质与身体的其它部分之间那些看不见的磁引力场的相互作用。由于医生们只考虑电的 连接和信息,他们总是仅在寻找答案的一半和过程的一半,于是他们给每一种疾病都制造了更多的难题和谜题,他们不能从根本上帮助他们的病人治疗疾病。
在 这篇文章以及后续我们计划发表的其它关于我们已经在研究的疾病的文章中,我们将尝试教会医生们不仅要看到身体内的有形的联系以及一种疾病的外在的表现,还 要看到身体中的第二个重要的联系系统——大脑与细胞或器官的磁引力场之间的联系,从而打开通往人类身体运作的真实新景象的大门。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就是问 题真正的根源,希望这将为疾病的观察方面提供一条富有成效的路径。
现 在是时候让我们来展示新型太空等离子体技术的多方面用途了,该技术不仅能够应用于能源和太空,而且还能让普通家庭的个人来使用它。这从真正意义上揭示了这 个新技术将会怎样并已经在改变全世界每一个普通人和家庭的生活。我们自豪地发布以下的视频,这个视频是我们记录下来的关于研究的视频集,里面展示了我们的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志愿者最近通过使用Keshe基金会的太空飞船等离子体技术来扭转疾病状况的过程。请观看在YouTube的Keshe基金会频道上的视频,然后再阅读下面的文章内容。
注释1. 这个名词是指等离子球形结构磁场,比如地球的磁场。

在健康应用上使用的新的基本原理
Keshe基 金会通过研究身体的物质与环境的物质的磁引力场之间的相互作用,通过为基金会的太空飞船计划而开发的新系统的应用,正在调查研究医疗的过程,以求发现人类 疾病的来源。我们希望能够弄明白是什么引发了人类身体中的所有这些残疾和畸形,为了能够在太空里阻止或防止在我们未来的太空旅行者身上发生这样的疾病。
通过我们的研究,我们可以自信地声明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可以逆转的,如果能在正确的时间发现它,并由合格的医生团队用正确的方式进行处理。
鉴 于我们在等离子体技术的开发和应用上的情况,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应该不再是由医生们来宣判的死刑,这些医生们常用相同的语气告诉那些病人,对于挽救他们的 生命无能为力,因为目前在科学界仍然没有找到这个致命疾病的治疗方法。现今的医疗界无法解释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起因或者是什么引发了人类身体的这个病变 过程。
但 是,对于这种可怕的致命疾病的一些受害者而言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我们已经证实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一种由心理畸变而引发的过程,若能使用正 确的治疗系统,这种疾病的发展进程是可以减慢、暂停恶化或逆转,甚至一些身体上的物理变形和损坏以及一些附加影响都可以被逆转。
我们一直努力去理解为什么身体会把自己放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这样一个会带来死亡的可怕的过程中。我们把这个疾病看成是一种很可能在太空中发生的疾病之一,当人们远离家园面临未知的时候,由于长期离开自己的爱人而产生的失望或孤单的情绪,可以引发这样的疾病过程。
通过我们的研究,我们不接受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由任何的物理的、化学、基因变异、食物或过敏引起的这一观点。因为我们对多发性硬化症和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有超过7年时间的研究,我们坚信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由心理因素所引发的。
在病人的生命中,这个疾病过程的开始需要两个心理诱发点。第一个诱发点可能发生在比较小的年纪或者10来岁的年纪,然后疾病的对外发作需要第二个诱发点。而第二个诱发点可能发生在20岁出头或更晚一些,这个诱发点会引发与第一个诱发点相同的感觉的复发。
在第一个诱发点在幼年或10来岁的年龄发生且第二个诱发点在20岁出头的年龄发生的情形中,由于身体的神经细胞、运动神经和肌肉比较年轻而且强壮,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会导致长期的瘫痪和截瘫的状况,最后因窒息而死亡,这是这个疾病的典型特征。
当第二个诱发激活发生在中年比如30、40岁左右的时候,会导致一个短期或中期(5-10年)的迅速或缓慢的瘫痪,并最终进入到窒息死亡的阶段。导致发病的第二个诱发点如果发生在生命的较晚时候,通常意味着只有很短的生命了,即从诊断到死亡的时间比较短。
在 所有的情形中,瘫痪及最终死亡的发生主要并不是因为失去能量,而是因为“神经—电—运动神经”通讯系统的断路。瘫痪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在神经系统中的“电— 运动神经”与“电—化学”两者之间的连结点的交界面位置失去了联系,因为氨基酸分子的晶体结构由可导电结构切换成了绝缘结构。
这种疾病的第一个诱发点通常会停止“电—钾链接”(electro-potassium link)的功能,而第二个诱发点会使每一块肌肉的每一根纤维的“电—化学”连结点的“钠的潜在链接”(sodium potential link)失效,这会导致一块特定肌肉中的一根特定的肌肉纤维完全停止功能。该肌肉纤维仍然会有一个由身体继续供养和维持的自然过程,但是如果它不能通过与大脑之间的神经连接接收到信息来进行收缩和反射,那么过了一段时间后该肌肉纤维就会变得没用和多余了。
当 每块肌肉中都有数量足够多的肌肉纤维停止通过神经—肌肉链接(经由运动神经、神经—电以及电—化学信号)从大脑接收正确的信息的时候,然后在那个时点上肌 肉就好像完全停止了功能一样,这就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在肌肉上显现的第一个迹象。从由大脑发出第一个情感磁引力场指令的第一个诱发点起到该指令显现为一 块特定肌肉的完全停摆的时候,整个过程可能要多年的时间。
从我们对患上这种疾病的一些人所进行的研究以及我们与他们的访谈中,我们弄明白了当这些个体在孩提时代的第一个诱发点发生的时候,他们都曾经有过真正失去父母亲或曾与母亲或父亲有过或短或长时间的物理分离或失去联系的感受体验。
在 那个分离的时刻,孩子最可能的想法是,如果失去了她或他,活下去就没有意义了,于是在那一微秒他们的愿望是死亡,因为如果失去了某个人或其他,他就无法生 存下去,生命也就不得不结束了。在这个时刻孩子有希望去死的感觉,因为如果没有了母亲或父亲,就没有了生存的必要或者失去了生存的支撑,于是死亡指令就在 孩子大脑里产生了。
就算他意识到她们都还活着并在短时间内那种失去她们的感觉好转了,或者是他或她无论什么原因都不接受分离,但此时这(第一个诱发点)已然发生。这个过程中的最关键的点在于,一旦这个小孩已经希望自己去死了,尽管随后他的父母出现了,并且/或 者父母都还活着,因为她们的存在,这个小孩又找回了舒适以及爱与安全的希望,然而这个片段就已经被诱发了(事实上,如果他的父母真的死了或都不在了,那么 大脑就会把死亡的愿望关掉,因为悲痛的缘故第一个诱发点将不会被启动,因为悲痛的情绪和行为会诱发孩子进入到生存模式。)
在这个反应的过程中,孩子发出了一个特定的情感能量给细胞,要结束细胞的生命。这个情感的磁引力场的场强约相当于钾的“电—化学”连结点上的氨基酸分子中的碳原子的磁引力场的场强。此时这个碳原子的晶体结构从可导电变成了电阻和/或接近电阻的钻石结构水平,这就会阻挡肌肉收缩信号的传递。
至今仍未被理解的一点是,大部分的碳都是钻石结构的,而由碳所接收到的信息通过一个给定的通道,在大约1微秒的时间内将氨基酸的碳结构特征改变为一个特定的电阻强度水平,或者改变为特定的石墨原子形式的碳结构,从而使从大脑发出的一个特定电流水平的收缩或反射的信息得以被接收。这个过程会导致钾的电—运动神经连结点的阀门变成绝缘或断开的状态,并保持绝缘的晶体结构。
第 一个诱发点是对失去的记忆,例如在一个购物中心,父亲和母亲在争吵完之后,母亲离开了这个孩子,或者这个孩子被放到了一个寄宿学校,在那里让他感觉母亲已 经抛弃了他而且不会再回来了,然后,这个孩子就会希望他已经死了或希望去死,因为如果失去了他们(父母亲),他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或 者例如,父母亲因为工作太忙,突然把这个孩子丢给了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此时这个孩子也会同样感觉到没有了母亲无法生活了,希望去死。甚至像下面的情况也 会诱发,例如母亲出去购物,而这个孩子就会认为母亲已经离他而去,再也没有生存下去的支点了。就算最后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这个孩子可能意识到那些失去母 亲的感觉是假的,也意识到父母还在那儿,然而,父母亲已经无法也不能够帮助孩子,因为孩子无法告诉父母亲关于他的死亡的愿望。
有 趣的是,我们的所有的志愿者都生动地记得他们生命中的这个诱发事件,他们都能清楚地描述它,尽管它发生在他们很年幼的时候。尽管他们都十分爱他们的父母, 他们都清楚地记得这第一个情形,以及它是如何影响他们的,从他们被遗弃开始,他们如何感到没有父母就没有意义。如果医生向他们的病人问对了问题,或者那些 患有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人们读到这篇论文,他们将能够清楚地记起在他们生命中那个第一诱发点,然后他们可以开始去寻找第二个诱发点了。
这 非常类似于当一个人觉得饿的时候,他就很想吃东西,于是就开始了潜意识去寻找食物的过程。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诱发的过程也是相同的。在亿万年前,这个自我 毁灭系统已经建造到了人类的身体里面,就是说只要人们希望,他们就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大脑内部的死亡指令序列的一部分,正如现今的科学界所知的一 样,这个过程与人体中的细胞使用死亡指令来限定其有限的生命的过程一样。然而,许一个具有如此强大磁引力场的愿望将会带来真实的、强力的结果,伴随着人体 内的生命终止能量指令的大量释放。
需要弄明白的基本点是大脑内部的运作结构,大脑有两个身体控制部分和一个情感控制部分,它们与身体的其它部分之间既存在有形的联系,也存在第二种联系,即大脑与身体其它部分的磁引力场之间的联系。
在 大脑这个结构中,每一个部分都与人体中对应的及其它的部分相联系并交流信息,不仅只有有形的联系,而且由于它们之间的距离较远,大脑的内部各部分之间以及 大脑的身体控制部分与身体其它部分之间还会通过它们的细胞的磁引力场以及通过它们之间的有形的神经互联通信网络线路进行相互作用。这些磁引力场的通信线路 更为有效,它们主要负责情感与感觉的控制。它们作为控制者影响着整个人体结构中的无形部分的通信,而不仅仅只在大脑那部分。
从 这个部分(情感控制部分)产生的场可以直接向有形的身体器官和其它部分发送信息,并不需要通过神经系统的有形连接线路来发送。因而,在像肌萎缩性侧索硬化 症这样的一些疾病中,细胞接收死亡指令不仅仅是通过有形的神经连接线路来接收,还会通过大脑传递给器官、神经结构及器官的物质的磁引力场来接收。
区 别在于,通过有形神经线路从大脑向肌肉纤维或器官发出的信息是一次性的,当指令结束后就没有冲量剩余了,直到大脑发出下一条指令。然而,如果器官是通过磁 引力场连接来接收信息的时候,因为磁场的特性是场的连接线路连通后就再也不会断开,所以一旦一个特定场强的磁引力场连接线路建立了,该器官就会以该场强与 大脑的情感控制部分保持一个持续的连接。
这就是磁引力场能量的运行线路,一旦这条线路形成,那么由于来自大脑的能量的持续不断的输入,最终会导致器官中的物质发生变化。这些场与身体器官特定部分之间的持续的联系所产生的效果会导致疾病的发生,比如正常的细胞变成癌细胞或者变成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状态。
患 了癌症的时候,细胞的磁引力场场强发生了改变,那个位置的物质变成了新的物质,在身体中的那个特定的位置产生了新的磁引力场场强,那么这些改变就对那个位 置的细胞的运作产生了影响和改变。患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时候,由于大脑与身体器官或特定区域的细胞之间通过情绪磁引力场产生了联系,这导致了晶体结构 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是基于磁引力场场强的,所以这些磁引力场场强只能够影响那些具有同样的特定磁引力场磁场强的细胞,而不会影响其他的细胞。因为大脑中的 神经分子所产生和传递的信息的磁引力场的场强与那些器官的神经系统当中的细胞的磁引力场场强是相同或是相近的,所以这两个磁引力场的相互作用对作用发生位 置上的细胞结构的影响比通过有形的神经系统所传递的信息对细胞的影响更为显著。
在 携带相同信息的有形信息和磁引力场信息作用的地方,细胞将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比如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造成的功能丧失,或者是一个正常的细胞变成了癌细 胞。绝大多数有情绪根源的癌症都是通过这一过程在身体中形成的。因为该磁引力场兼具引力场和磁场场强,该磁引力场带有通过它转变为有形物质的潜在可能性, 一旦细胞接收到,这个场就会被细胞所接收,并在这个接收信息的细胞之内产生有形的实体。这改变了细胞的能量结构,进而改变了该细胞的物理结构。
在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情形中,每一个部分都需要释放它的死亡指令,而一旦该死亡代码都被脑半球和情感场传递了,就算这些场有多微弱,器官的物理失效将会在第二个诱发点之后的三到七年显现,在一些情况中达到十年。
科学界必须要理解人体的这一基本运作过程,除非他们完全地理解了,否则医学界仍然会停留在目前这种停滞不前的状况中。科学家们和医生们必须理解的最关键的一点是,身体中的有形通信线路与情感通信线路之间的区别,直到现在后者一直都被新的医疗以及常规医疗惯例所忽视。
这 个区别是非常重大和意义深远的。身体中的有形通信使用的是神经系统,且需要电流,而情感通信则是通过磁场和引力场(磁引力场)的场强流,从身体的一个部分 传递到另一个部分,这种磁引力场场强流不需要与细胞或器官有任何物理的或有形的通信线路。因为该磁引力场是由与人体结构相同的材料所产生的,所以它们与细 胞之间的相互作用更容易也更直接,而且会对细胞或器官的运作产生即时的影响。电流信息的物理有形传递与情感磁引力场信号向一个细胞或器官的纤维的传递二者 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携带着的是一个指令,而后者则具有影响有形物质的能力。因此现在的传统医疗部门的医生们都在努力去纠正和使用一些药物来影响问题的其中 一半,而作为另一半的磁引力场传递对他们来说至今仍没有弄明白也没有触及过。
2. 在等离子体技术中,我们认为且将能量定义为运动中的磁场和引力场。“磁场(Magnetical)”一词是指两个同方向流动的作用力之间的排斥。
3. 作为一个旁注,有趣的是普遍知道的意识和灵魂是通过和情感磁引力场一样的作用过程来与有形身体进行联系的,只不过它们处在一个更微弱的场强。我将在《灵魂——与人体相关的灵魂的运作》一书中做更详细的解释。
这 就是医疗科学的医疗过程为何会变得如此复杂低效的原因,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它总在尝试通过神经系统的电流去触及达到细胞,或者通过药物改变细胞的平衡状 态。然而,因为情感磁引力场的场强以及它那看不见的磁场,情感磁引力场覆盖了通过通常的方法所施加的有形信息。因此,现代医疗在许多情形下看起来不起作用 或者只起到部分的作用,而同时细胞一直在持续地接收情感的磁引力场,这甚至可能让疾病的症状加剧。
在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情形中,以肌肉纤维的电—运动神经(electro-motoric)的连结点为例,电路以及情感场同时在运作,通过钾机能来使肌肉纤维收缩,而通过钠过程来放松或打开肌肉纤维,后者所需的能量较少。
在运动神经的运作中,当一个人为了不让自己跌落而需要抓住一根横杠的时候,钾就会释放更强的场,它命令肌肉纤维做一个更强和更久的收缩;而要打开同样的手指,肌肉要用一部分的反射和一部分的少量的能量来使肌肉纤维放松,这个过程是由钠的磁场的释放而做到的。
在 这个双向转化系统中,当身体需要收缩一块肌肉然后再放松的时候,首先,钾元素因原子量较大而具有更强的磁引力场场强,钾诱发了一个核基的释放过程,这就为 身体收缩提供了所需的更加迅速部署的场作用力。所以,当由大脑发出的带有较高的势差强度的电流信息传递到肌肉神经连结点时,通常首先会诱发钾连结,然后较 小的电流则能够轻易地诱发钠连结,从而实现肌肉纤维的打开或反射功能。
因 此,在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第二个诱发阶段,由于生活中的第二次失败,也许是考大学落榜或者爱上了一个人而这个爱人必须离开他,或者说运动员,尽管他最终 获得了胜利,但他们仍然深深地感到他们没有达到他们自己所预期的水平,所有的这些会让人觉得活着没有意义和想要去死的情感和感觉会诱发第二次死亡指令。
这将会诱发身体中的运动神经系统中的钠进程,而当一根肌肉纤维接收到从大脑的身体控制部分及情感磁引力场所发出的这一信息之后,这根肌肉纤维的功能就停止了。然后,当足够多的肌肉纤维都受到这样的一个指令,整块肌肉就全都停止工作了。
由 于大脑的物理结构,对身体进行物理控制的部分位于中枢情感部分的上方。二者之间不只有物理层面的内部相互联系,而且情感控制部分的磁性磁引力场的发出会通 过内部神经系统覆盖整个大脑,同时情感磁引力场像一团场一样发出。因为情感控制部分与身体控制部分非常的接近,所以物理身体都会被这些场影响。虽然这个场 流的传递是看不见的,但是它仍能够从一些先进的磁场探测系统中观察到。
这 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称为一个成真的死亡愿望。当某人感到想要去死,大脑中掌管身体运动的部分被那个情感影响,并且这个部分的细胞吸收了情 感的强烈的磁引力场场强。然后这一信息就变成了要执行的命令,而一系列命令的一部分令一个给定的器官停止工作。在几个月之后或几年之后,大脑计算出如何在 物理层面去贯彻执行这个命令,通过这个人的大脑与之外的身体之间相连的神经结构系统来执行。
请 注意,在逆转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过程中的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大脑的情感控制部分以及它的神经系统。这个问题会在治疗过程的半路上突然出现,就是当病人看不到 他们的身体机能有任何的改善的时候,他们会重新跌入失败情绪的深渊,那个以前的诱发点又再一次产生效果。医生团队的工作就是要警惕这个时间点的出现,并且 他们要保证能坚持不懈地工作来使他们的病人取得小的身体上的进步,以使得外部的身体上的进步能给这些病人以信心和鼓励,让他们知道情况正在发生转变。
肌 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并不是单个医生的工作,它需要一个负责任的团队,包含医生、心理学家、营养师、运动学家以及神经组织专家在内,整个治疗过程向前发展的每 一个阶段这个团队的人都要在场,陪伴病人共同进步。如果要在各方面都取得成功,逆转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需要一个细心的、负责任的团队。
人体内的这一自我毁灭和自杀的过程一定是在亿万年前就建立了,也许是为了保护人类自己免受那些无药可救的痛苦才让他能结束他的生命,而现在,每一个现在,人们经过一些情感上的痛苦之后就在他们的DNA中启动了这个过程,开始对在他们的身体进行这场蓄意的破坏。
在过去,人们可以希望自己死亡,而身体就会去执行这个愿望。似乎这个过程的记忆仍存在于人类的DNA之 中,而现在,当因痛苦或苦难过于深重而牵涉到情感的时候,人类仍然能够唤醒他们身体里的这个过程。例如,当一个人手臂感染却没有工具去砍掉他的手臂时,他 能够去发出不要手臂的愿望,如果这个愿望的场强是正确的、合适的,那么身体就能与感染的部分断开链接,以使他能保全身体的剩余部分。
重要的是,科学家和医生们要去理解大脑的真实的构造和运作,而不要仅仅限于课本上的说法。因为大脑不仅具有它的有形的通信连接,使人能够去移动、看到和寻找东西,同时大脑还具有磁引力场辐射,这个磁引力场并不需要内部的连接,但却具有更强大的影响。
通过研究,我们可以展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多发性硬化症、阿兹海默症和帕金森综合症等这些疾病的根源就在于该类型情感磁引力场的传递,这种磁引力场会从各种方式来影响身体与它的交界面,进而表现为不同的疾病。
医 学界的问题是他们没有理解,对于情感磁引力场的传递而言,这样的有形连接是不需要的。实际上,大脑的一个部分的场的辐射能够改变另一部分大脑的物理运行。 大脑中央的情感控制部分并不需要在所有情况下都要与大脑内的其它部分相连接,从一个部分释放出来的场能够影响到其它部分,而且不需要经过大脑内部的物理结 构。
情 感就像既有形又无形的场一样存在,这就类似于热可以影响皮肤也可以被身体感觉到,情感是一个有形的磁引力场,同样具有质量,它能够通过与一个特定的细胞相 互作用,从而物理移动这个细胞,或者导致细胞的物理晶体发生混乱,它也能够影响身体的其它部分。当这个场触及身体的表层细胞,即基本与肉体连成一体的表层 细胞时,这些场通过改变身体表层细胞的表现来展现它们之间相互作用的效果,这些表层细胞所表现出来的改变被人们习惯地称为一种或另一种疾病的副作用。一旦 医学家理解了这些真实的磁场和磁引力场的相互作用以及它们通过它们的场强对人体的不同部分的影响,他们就会改变目前处理和治疗身体的方式。
Keshe基 金会已经理解了这些相互作用并研发了等离子体技术,在使用该技术的系统中装载着磁场作用力和引力场作用力。这些系统与大脑、身体的磁引力场之间以一种自然 的方式相互作用,引导大脑和身体恢复或不再接收来自大脑的额外能量。结果我们看到通过切断大脑给这些细胞的磁引力场供应,这些细胞的运作恢复到了它们的正 常状态。
他 们说我们做了非同寻常的事情来帮助人们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并和以前一样生活。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我们理解了逆转一个疾病过程所缺失的环节,所以我们 用我们的在相同基础上运作的技术来产生和控制身体的细胞,使用等离子结构来帮助这些细胞恢复到它们最初的磁引力场场强,从而使这些细胞能够像过去那样执行 它们的工作进程。如果知道了这个秘密就没有任何魔术可言了。
医学界一直缺失的另一点是,他们不理解身体中的各种腺体,比如甲状腺、胸腺以及其它腺体,其实这些腺体也是整个身体的大脑细胞结构的一部分。
这 些大脑的分支部分要去完成它们的通信功能,它们使用非常强烈的信息传递来执行身体中的某项具体工作。在过去的某些时候,大脑把它的这些运作部分(腺体)直 接转移到需要的地方附近,这就不一定非要通过脊柱中枢的通信线路了。这些腺体原先都是在头颅里面的,和大脑在一起,现在则在身体的其它部位做特定的工作。
因此,腺体是有一定自主性的大脑的一部分,虽然它们都不靠近大脑,但是它们仍会接收一些来自大脑的指令,并与大脑沟通,向大脑传递大脑需要知道的细胞和器官的状况或者与该腺体密切相关的进程的情况,但一般而言腺体是独立完成它们的工作的。
这 就是今天的医学界在如何将腺体与大脑的运作相关联上存在问题的原因,这个问题阻碍他们找到一个更容易的路径来帮助他们的病人治疗疾病。比如说,为什么我们 看到人的一些情感问题会显现为这些腺体的某种疾病,例如,某些癌症与某种情感的变化和心理压力有关联。一个父亲与他的儿子之间的问题常常导致前列腺癌,而 甲状腺癌则总是与无法将某个行为所带来的痛苦和苦难向外倾述的情感有关联。
在脑溢血或者说是脑卒中的情形中,为什么脑卒中会导致压力以手脚麻痹的形式显现呢?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内脑(inner brain)的情感控制部分位于 大脑结构的中央,该部分又分为两个对称的部分。当其中一个部分或两个部分同时出现情感信息超负荷的时候,大脑的情感控制部分为了执行这一情感,就开始从血 液和周围的磁引力场中吸取甚至吸干它们的能量,此时大脑的情感控制部分所吸收的能量远远超出了内脑的情感控制部分的物理承受能力范围很多。然后这些富余的 磁引力场就会像突然涌入环境中那样释放到头颅里面。
然 后这些能量释放出来,就像整个大脑的内部结构中的一个场一样。因为大脑的运动神经部分所在的位置就直接在大脑情感控制部分的上方,当情感控制部分的能量释 放的时候,这个场就会像火山一样的爆发,然后就会与大脑的身体运动神经部分相互作用,从而增加了大脑运动神经部分内部的磁引力场流。这就好比一个压力锅, 以上过程增加了大脑运动神经部分的场的负载,并且摧毁或破坏了运动控制中枢里的细胞,这种破坏显现为面部、胳膊、腿脚等等的瘫痪。在这些中风的情况中,从 来没有看到过肺部、胃部或肾脏发生瘫痪的情况,因为这些部分的控制中心并不在那个爆发的情感磁引力场的影响路径上。
注解4. 我们将在即将发行的名为《创造的普遍秩序》的系列书中对此进行详细地解释。
事实上,这些场的磁引力场作用力确实可以将磁场压力以这样一种方式施加给大脑的血管,并使血管破裂和流血。这是一个普通的中风症状,血管的破裂部分是由于血液量的增加,而血液量是随着情感如同火山般爆发所带来的流入能量增加而增加的。
这 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脑溢血与脑出血和瘫痪关联在一起,尽管瘫痪其实通常是由于大脑中央的情感磁引力场部分的超负荷所带来的副作用。当情感控制部分的能量释放 时,就像火山一样从情感控制部分的中央爆发,并经过位于该部分上方的身体运动控制中枢。其造成的破坏扰乱了身体的物理部分,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中风所造成 的严重伤害身体的影响。
对医生而言重点要去理解的是,如何依据情感和与该情感有关的信息,来诊断出身体的哪个部分可能受到感染。例如,因金融事务或者是因孩子或亲戚的原因而引发的情感磁引力场,当它们释放时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对大脑的不同部分造成的破坏会显现为身体的不同部分的瘫痪。
同 样,在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中,可以观察到不同类型的瘫痪是依据情感和死亡愿望来源的不同而发作的。例如,如果在一个人很年轻的时候,因为在与其他科学同行 的竞争中失败而试图自杀,这成为了第二个诱发点,这样的情况通常会导致长期的瘫痪,史蒂芬霍金教授就是这样。当一个人被迫在他的老婆孩子和另一个他爱的人 之间做出选择的情况下,他又不能离开任何一方而生活,这往往会导致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发作,在他最后死亡之前他会有一段短期的瘫痪,从诊断出疾病算起最 多不超过两年。
现 在我们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一些正在为职业生涯奋斗的运动员身上患有这种疾病,同时,我们在一些年轻一代的身上也能看到这种疾病,当他们对生活表现的期望 达到某一个点时,一个小小的挫折就会让他们想要去死。如果那个初始的诱发点已经有了,那么就会看到这些年纪轻轻的人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发作。
世 界上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病人正以每年几万人的数量在增长,在这些新增的病例中,我们看到该疾病的一个新版本——“下颚锁定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在这 种情形中,疾病一开始就是下颚的锁定,这与相同疾病的其它类型不同,在其它类型中,下颚锁定和呼吸管道的关闭一般都发生在那个临死前的最后阶段。
下颚锁定主要是因为病人无法述说出他们的感觉及失去爱的感受,或者因为无力支撑、无法表达他们在某个关系或某项工作状况中失败的感受。我们看到了这些病人是怎样导致直接的下颚锁定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他们在2年左右之后就会死亡,但是在他们患病的过程中四肢的功能仍然是正常的,并不像通常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那样,通常的情况下首先表现的是四肢失去功能。
如 今,因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自由工作的模式,第一诱发点的发生数量有所增长。过去,母亲大多都是家庭主妇,而现在父母亲都可以选择去或被迫去工作。更多的母 亲已经活跃于社会的工作结构之中,所以更多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第一次丢给保姆,或被第一次丢给他们不认识的人来照顾,又或者第一次被丢到了寄宿学校。 这些体验会给孩子带来失去父母的错觉,于是死亡的愿望和第一个诱发点就发生了,而这就是孩子后期生命中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开始。
因 为这个疾病牵涉到大脑的情感运行部分,而在现代生活中,在生活或爱的方面碰到失败的可能性相对更多,所以在发达的社会中可以看到更多这样的疾病。一般来 说,现今在农村社区、第三世界国家或者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中看到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病人没有在发达国家看到的多,不过在发展中国家的下一代儿童已经有了第 一个诱发点,只是他们还没有长大来显现这种疾病。
其 次,在这些社会中常常有一个大家族,他们在一个多代同堂的家庭里照顾所有的孩子,所以里面的孩子从来没有体验那种程度的情感的失落。在这样的社区中的一个 家族里,不存在可能导致第一阶段诱发的财务压力或同辈竞争压力。不久之后,当更多的母亲为了支持她们的家庭而外出工作而被迫离开她们的孩子的时候,孩子就 会以某种方式或其它方式发生第一个诱发点,我们也会在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工薪阶层中看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集中爆发。
同时,因为人们为了自己的下一代而要去获取更多的财富、学业或体育上的优秀的需求的增长,而且所有这些男人和女人都已经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发生了第一个诱发点,所以我们将会在更年轻的群体中看到越来越多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病例。
对 于多发性硬化症这同样也是对的,但是多发性硬化症的发作原因有些许不同,它会产生一个不一样的、神经系统的氨基酸的晶体结构的永久性物理变形。事实上,肌 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这些疾病的迅速增长是这个新的物欲横流的世界的新特征,专属于发展中国家和更高级的社会形态,或者专属于那些工作阶层父母 的后代,这些父母是现在最雄心勃勃的一代,他们觉得什么都不够好。
有些人会拒绝承认他们生命中的这些不断诱发的阶段,但是如果给他们使用现代化的测谎仪,事情的真相就会被揭示出来了。
注解5:在很快将由基金会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我已经解释了多发性硬化症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还有如何能够逆转。

在病例研究中所使用的技术的原理
如 前所述,我们认为人体的运作与星系的运作很相似。因为在星系中的每一个恒星和行星都有自己的等离子体,都有自己的均衡的磁场和引力场包围圈环境,所以它们 与身体中的每一个原子和每一个细胞一样。星系中的每一颗恒星,以及一颗恒星的等离子体或人体中的一颗原子或一个细胞的等离子体都有特定的位置,而且它们处 在那个位置都是有原因的,它们根据它们的主要磁引力场的场强以及该实体在宇宙中或在身体中的位置来定位,以使得它的磁引力场保持着与该系统总体上的均衡, 这与该实体的大小无关。
基 金会以弄明白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发展过程为目的而进行调查研究的第一个病例中,和其它情况比如多发性硬化症一样,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足以能够使志愿者的韧 带运动得比之前更多,或者能帮助他们行走或更好的呼吸。我们确实能够改善我们的自愿者的状况,并停止他们身体中的这个疾病的蔓延。
然 而,我们观察到,在用我们的系统进行治疗之后的一小会儿,疾病又回来的时候,我们所取得的进展(比如使韧带产生一些运动)就又被推翻掉了。在这次韧带运动 恢复失败之后的几个星期里,这次失败让我们有了对这样一个事实的洞悉,即改善运动能力并不是能够治愈这个疾病的程序。正是因为在停止退化过程上的挫败,而 不是因为取得什么进步,才令我们前进了一大步,让我们必须努力去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推翻了我们在诱发肌肉恢复运动能力所获得的进展。
在 一个较短时间之内,我们就弄清楚了,这个退化过程一直在进行中,其深刻的根源在于志愿者的情感和心理状况。当他们感觉良好且积极向上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 我们的进展一直保持着,甚至会看到更多的肌肉恢复运动能力。然后我们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来向志愿者提问,采用一个不一样的方法去理解这个疾病。很快一个清晰 的格局显现了,这并不出乎我们的预料。
问 题是,为什么一个男人或女人会进入失去他们的胳膊和双腿的功能而最终死亡的状况中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选择?在志愿者们的人生经历中,失去爱的记忆以及失 败的感觉总是一次次的反复出现,然后他们就会觉得没有了爱生活就失去了支撑点。我们意识到了,当他们感觉他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爱或是没有达到他们所预期的 事情的时候,爱的失去以及感觉失败时要选择自杀等等这些念头是如何诱发他们身体内的死亡指令的。
这 已经变得很明显了,在志愿者与我们在一起的过程中,当他们感觉到他们没有能取得足够的进步而无法战胜这个疾病的时候,他们会感到同样的失落,而这会让他们 的死亡愿望再次被强调,他们希望快些死去,这样他们那悲惨的生活就能够结束。这样一种反应过程会把通过我们的治疗程序所取得的进展给盖过去。所以在这个阶 段情感状态对身体机能有直接的影响,因为我们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在不同进展阶段的不同的志愿者身上看到这一情况。
然 后,在对更多的细节的询问中,事情变得更清楚了,志愿者们完全记起了他们意识到令他们想要去死的感觉发生的那个时候的地点和情形。这个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在他们的记忆中留下了清晰的烙印,他们明白了在他们的生命中他们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时候诱发了死亡程序的,又是怎样每一次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换 句话说,在一个情感的弱点上他们希望自己死去,而且这个情感深深地烙印在记忆中。当他年轻而身体强壮的时候,这个愿望就不会显现出来,但是在随后的生命 中,当身体变得虚弱,而且第二个死亡的愿望通过相同的或相近的情感状况被诱发出来,愿望的强烈程度与孩提时那个诱发点是一样,那么,身体的最终的死亡指令 就会被诱发,身体机能关闭的过程也就开始了,开始终止他的生命。(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造成的功能丧失的第一个迹象通常会在距离第二个诱发点三到十年之间出 现。)
志愿者们百分之百清楚地记得发生在他们情感生活的关键点上的那两个事件。病人们要通过这个情感阶段需要一个明白他们的病情的专家级的医师来指导,因为如果用了错误的方法处理会对志愿者们产生相反的效果,并会令他们更加沮丧。
在 一些案例中,在与志愿者的讨论交谈中我们做到了一点,即让病人意识到疾病过程是在何时发生的、怎么开始的以及当时发生了些什么,然后如果他们真诚地希望继 续治疗,而不只是为了让家人开心的口惠,也不是假意的让家人满意。他们要让家人认为他在为他的疾病做些什么,他们想要扭转这个疾病过程,因为他们有强烈的 原因要生活下去,比如为了他们的孩子,然后他们就会接受更进一步的治疗。
在我们公布出来录像视频的案例中,我们看到了非常积极的成果,里面的志愿者使用我们的等离子体技术已经成功扭转了他身体的疾病过程,在离开了三年之后他又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在 其它案例中,我们发现有一些人,尽管他们已经明白了他们曾做过的事情,也想去扭转这个疾病过程,但是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身体中的钠—运动神经信号关闭的 进程的程度十分严重,无法被扭转。然而,从我们的研究结果得出的结论是,在一些情况中身体的瘫痪是可以扭转的,可以扭转到一定的程度,如果这个关闭的过程 并不是太严重。
事 实上,虽然可以减慢情感信息流的速度,但是要从完全丧失中恢复只能是有限的。在这些案例中,身体损坏的完全扭转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除了身体运动(比 如胳膊或手指的肌肉的运动)所用到的电—化学信号传递存在问题之外,他们身体里的碳开关还被大脑级别的间接的关闭指令支配着。
在 扭转这些疾病的过程上失败的原因是,在转化为身体运动的信息和运动神经信号的交界面上,神经元细胞的氨基酸里面的碳原子在一个更加永久性的基础上从导体变 为了绝缘体,因为氨基酸分子的磁引力场绑定场作用力已经找到了一个完全的平衡,要干扰他们的磁引力场绑定并不那么容易。
因 此,扭转肌肉交界面上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一个方法是,扭转大脑中的某个特定位置上以及运动的电—化学交界面的那个点上的碳的晶体结构,把碳的晶体结构 由钻石结构变为石墨结构,这样就能让信息从大脑向肌肉纤维细胞流动,这样就能诱发和启动从大脑到肌肉的运动和移动的电信号的转换。
因此,扭转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的最重要的因素和关键就是要将从大脑到肌肉的整条通信线路中的碳元素转变为电阻或导体或绝缘体,每种疾病所要做得转变各不相同。
从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可以毫不动摇地说,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中的神经通信线路的碳元素晶体结构的变化过程与多发性硬化症是相反的。
尽管这两种疾病都表现为同样类型的身体症状和瘫痪,但在多发性硬化症中,碳元素是从绝缘体转变为钻石结构的绝缘体,并在疾病的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
因此,我们会看到相同的过程和相似的症状,比如腿脚不便,然后韧带变得脆弱,内部器官的并发症,困于轮椅上然后死亡。因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都是心理所引发的疾病,所以它们两者都显现为身体功能丧失并最终死亡。
要重点注意的是,在这些疾病中所观察到的身体功能丧失,比如手脚失去功能,只占到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或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在任何时候表现出来的所有功能丧失的20-30%。其余的70-80%的损坏和瘫痪都是内部的,只有患者自己能够看到或感觉到,比如由于肠道肌肉缺乏能量而引起的消化问题、便秘,还有由于神经线路的不通而引起的膀胱的疾病,等等。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中的能量损耗是由于能量形式的信息向其它器官的错误传递。多发性硬化症和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患者的大脑产生信息,并以能量的形式传递给其它内部的器官,却不会用于任何向外的目的,比如胳臂与腿脚的运动。
这 就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的病人总是在没有进行任何运动或进行任何身体活动的情况下就会觉得疲劳的主要原因。错误的信息一直在持续地传递到错 误的地方,此时虽然身体并没有做任何外部的物理运动,但是实质上去消耗了大量的电信息(即身体的能量),尽管并没有表现为任何的物理做功,但这些能量已经 全部消耗在内部的器官和身体的各部分了。
在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中,能量基本上都被用来转换为电荷去固化或改变肌肉的肌肉纤维之间的矿物质平衡了,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会导致肌肉的僵硬。肌萎缩性侧索 硬化症患者身体的物质均衡的这种改变就是一个病因,当患者运动所需的矿物质混合物均衡一直保持在错误的情况下,并且他的肌肉纤维之间的钙或磷处在不均衡状 态时,就算患者努力去停止这个疾病,但是他还是会在肌肉的使用上出现问题。
这 些错误的信息的持续泄漏是这些患者疲劳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也是唯一的原因。似乎没有做任何的运动,其实身体却做了两个大学科学教授的工作量,他们大脑所消 耗的能量比用自己的身体能量去到煤矿采煤工作面挖煤的矿工所消耗的能量还要多。这种持续地能量消耗最终会导致患者的死亡,因为全部能量都被他的器官消耗掉 了,器官中那些工作过度的细胞们变得精疲力竭并开始出现问题和故障。
对 于一个癌症患者,从身体中吸走了过多能量的相同的过程也是让他们筋疲力尽并最终死亡的原因。癌症肿块像是一个新的器官,它吸取了身体的全部能量来供其成 长,所以供应给其它器官正常运行所需要的能量就所剩无几了,于是其它器官失败了。死亡并不是因为这个已经长得像一个在身体里的孩子一样大的癌症肿块,而是 因为其它器官失去了能量和营养,于是它们失败了。如果医生们能够明白这个真实的现象,他们就会改变他们的治疗方法和程序,世界上大多数的癌症患者就会从他 们的苦难中得以幸存,就算他们的身体中仍有肿瘤的存在。
要逆转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首先需要志愿者明白他们的疾病过程是怎样开始的,然后他们就会意识到是他们自己的潜意识的愿望才会进入到这个死亡的进程中,而他们目前的身体残疾在至少7至10年前就从大脑开始了,如果他们不用治疗系统来进行超过1个月的时间的完整的治疗过程,他们将难以取得任何的进展。
 
志愿者必须明白就是他们自己在控制着他们的境况,治疗系统的使用和相关支持并不像是吃一颗药片去除头疼那样简单,而是需要真正地理解这个疾病而且要承诺并全心投入,正确地使用材料和遵循正确的程序。
一旦我们知道这个疾病是如何诱发、如何开始的,明白了信息是怎样被传递而导致残疾的,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死亡指令的并行开关怎样拨回来。要修复大脑当前的设置,让大脑停止发出死亡指令并与身体各部分协调配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要 扭转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进程,医生必须要取得他的病人的完全信任,还需要志愿者明白他进行的治疗程序并完成疾病的扭转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自己, 如果他发觉了自己的重要,那么他就会珍惜他的生命并认真地进行治疗进程。为了让医生和家人开心的口惠是没有用的。如果医生在4到6周之内没有看到任何的进展结果,我们建议要与病人进行一次恳谈,如果他们的意愿比他们的谈话更强,在必要时可以停止治疗。我们建议要与病人单独进行谈话,因为要他们在伴侣或朋友们面前承认自己的自杀的愿望是很难的。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是一个心理的过程,需要对它像上面那样完全的理解。我们建议这些病例一定要在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友好而紧密的共同协作下来进行治疗和处理。

个案研究
在录像中可以看到一个人,他在生命的早期就开始了疾病的进程,而在他将近40岁 的时候他经历了第二个诱发点的体验。经过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他明白了他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及究竟有哪些变化。他有很深刻的原因希望活下去,也就是他渴望 看到他的孩子长大成人,因为他对他的第一个孩子的爱产生了第二个诱发点。他的愿望是真诚的,并不是为了要满足他的伴侣或他所想要的某些东西,而是因为他爱 着他的孩子,他有理由努力去扭转疾病的进程,扭转那个在他不知不觉中开始的进程。
这是一个我们不得不接收的病例,这也算是测试最新版本的用于治疗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等离子体技术治疗系统的一次机会,这个新版系统是在我们之前所有的实验品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
我们必须看到,如果我 们能告知大脑并创建一种能够让大脑扭转的状态,或者说如果我们必须扭转疾病的进程,我们首先要创建情感的状况然后才是物理身体的状况。通过我们其它的研 究,我们知道了大脑的情感控制部分是容易改变的,不管想要死亡这个思维定势的力量有多强,都可以让积极的情感状态保持一个月,这就是重要的技术突破。
在最开始的两个星期我们实现了情感的扭转,正如在YouTube上的视频中的档案部分所听到的那样。这个志愿者曾经有三年时间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准备等死,但是在那两个星期之后他想要出去走走并要重新加入到社会之中。
他的这个愿望直到今天 都未曾改变,现在已经进展到他每月都会回到他的办公室一次,而且在一个月之内两次去到他的总部办公室。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他已经能够精细地控制他的右手, 如同在这个录像中看到的那样,他的右手从原来的自由落体般落下变成了有控制的慢慢下落,而且他走路已经不再拖脚了。
在他的最近一次的周报中,他提到了一些他无法想象他能够再次去做的事情,他在晚上把他的孩子抱到床上睡觉,还给孩子们讲了故事。现在他能够做到这些,他能够走到孩子们的卧室,就像平常事一般。经过了五年多的时间,他在上个星期实现了这个目标。
在他最后一次到访他的 办公室他曾说,“当我去年最后一次被带到这里时,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但是在这一次当我离开这里是,我渴望能再次回来,我知道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下 个月我还会再回来的。”很高兴能听到他能够自己走路、自己搭上自动扶梯去到他的办公室,之前他无法做到这些。
这是第一次他能够自己站在他的大门,并确信他任何时候都可以走出去,只要他想。正如我们所说的,在缺席了三年并准备去向生活告别之后,他的生活恢复了正常,在最近的四个工作日当中,他有一天在他米兰的办公室工作,然后又去到罗马做了两个整天的工作。
康复得真的很不错,因为五个月以前他还不能正常行走,需要帮助,哪怕是很短的路程也需要她妻子搀扶着。事实上,在正常情况下现在的他应该还完全瘫痪并坐在轮椅上,但是我们鼓励他开始去跑步,他能够跑一点点,或者至少他尝试过。
这就是这个新技术的真 正目的,要把改变带给草根阶层的家庭和个人,为了让每一个父亲能再次抱起自己的孩子,为了让孩子们不要在年幼时就失去父母。正如我在最近的谈话中所说的, 当我看到一个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病人在好转和进步时,当我看到他如何再一次的享受他的生命和他那年幼的孩子们时,这足以弥补我们过去的二十多年,为了让这 个新技术和科技达到了成熟阶段所历经的苦难和流放。
获得的智慧
通过这些年我们对肌萎 缩性侧索硬化症病例的深入研究,以及我们对人体中的这一疾病的过程如何开始的理解,我们把这个疾病称之为成真的死亡愿望。染病的人在他们生命的两个不同的 阶段会经历两个不同而又相似的令他们想要去死的情感状况,接着当他们的愿望成真时,他们不得不去完成他们潜意识中的渴求,经历如此漫长的痛楚并痛苦的死 亡。病人自己诱发了他自己身体的死亡指令。
年少的孩子通常不会想到要去自杀,但是作为人类生存本能的一部分,且在进化的过程中,人类已经在他自己身体内建立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能够令身体系统关闭,并导致生命的终结,这是我们未曾足够重视的事情,直到这篇论文的发布。
人类已经通过不同的方 式实践了这一权利,比如诱发癌症和其它的疾病。我们第一次通过这篇文章展示,人类自身内部具有这样的能力去发出愿望并执行自我毁灭,通过经由神经系统施加 的一个死亡指令,进而影响神经细胞和运动神经细胞的活动,或者换句话说是同时切断通往各个器官或所有器官的通信系统。愿望的强度以及病人的身体状况也会影 响死亡的速度。
一般来说,那些患上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病人的情绪会表现为两个方面:当他们面临压力或情绪的挑战时,一组人的反应是发出笑声,而同样的情绪状况下,另一组人则是哭泣。我们的研究表明,那些哭泣的志愿者比那些发笑的志愿者具有更好的或短期或长期的康复的机会。
对我们来说,这些相反 的反应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那些笑的人并没有接受他们目前的状况并隐瞒了真实的情况,而那些哭的人则是通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行为表现出他们已经准备好去 理解他们自己带给自己的这个毁灭。一旦他们明白了他们得病的原因以及他们是如何诱发了他们自己身体内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过程的,他们就能看到一个诱发 逆转疾病过程且减慢或部分的扭转这个疾病的影响的方法。
我们的观点是,通过对 这一疾病过程的研究以及对全世界的志愿者们使用反应器系统,我们可以确定地说,大量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病例的根源是可以弄明白的,而且通过理解了这个疾 病过程为什么会被诱发,通过建造一个合适的反应器系统,让系统支撑起病人的情感和物理身体并相互作用,我们可以确定地说,对这种类型的绝大部分的病例都可 以进行某些控制。
在 物理学以及科学界的所有领域里,人类总是只看到人体各部分之间的物理联系,总是忘了或从来没有明白过,人类的身体是由质子和电子等离子体以及氨基酸分子中 的所有原子等离子体构成的,这些等离子体对外辐射出磁引力场并同时接收来自其它细胞的磁引力场,所以他们并不需要一个有形的联系就能够相互作用,就能够影 响彼此的活动。

 
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疾病过程开始于病人的死亡愿望,然后经过瘫痪和沉默直到死亡。
 
现在有了Keshe基金会开发的新型等离子体技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个病例以及世界各地的一些其它病例,我们有信心的宣布:
 
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足够的知识来从心理上来逆转人体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疾病过程,然后身体能够自己扭转自身的物理损坏。
 
谨代表Keshe基金会
M T Keshe
Keshe基金会主席
Keshe基金会
 
为全人类服务的太空船技术
如果你想与基金会联系有关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事宜,请使用专为这篇论文所提供的邮件地址:als@keshefound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