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福岛核污染治理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17-05-19
凯史论文:201405福岛核污染治理解决方案-给人类的礼物(Fukushima-Decontamination Solution as a Gift for Humanity)




 
福岛核污染治理解决方案
 
——献给人类的礼物
 
版本:2014年5月
 
作者&理论阐释:迈赫兰 塔瓦克利 凯史,凯史基金会创建者
 
(http://www.keshefoundation.org)
 
© M. T. Keshe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M. T. Keshe 2000-2014,版权所有。
 
作于2014年4月15日
 
实验部分:
 
实验人:Yukako Saito
 
数据处理与文档排版:Marek Ištvánek
 
文档校对:Yvan Micholt
 
支持:Armen Guloyan, Jorge Martínez, John Skelton, Marko Velikonja
 
来自凯史基金会宇宙飞船学院(http://spaceshipinstitute.org)
 
联系方式:ssi4universe@gmail.com
 
你可以通过向以下银行账户捐款来支持凯史基金会:
 
账户名(The account name): Stichting The Keshe Foundation
 
开户行(The bank): ABN AMRO
 
账号(A/c number): 48 63 67 169
 
IBAN NL66 ABNA 0486 3671 69
 
BIC ABNA NL2A
 
受益人(Beneficiary): Stichting The Keshe Foundation
 
注册地址: Jubileumplein 3, NL-6161SR Geleen,
 
 The Netherlands
 
公司注册号: 14089728, Netherlands
 
未经作者事先的书面同意,本论文的内容以及图片的全部或部分不得引用、复印或打印,或制成纸质或电子版,不得将其放在互联网或任何其它网络上,亦不得在任何形式的通信中发送,任何文章或书籍均不得使用、链接或引用。
 
介绍
 
    这篇论文的由来基于凯史基金会发布的视频,那是第一个关于如何简单地消除日本福岛受灾地区周围的农场与环境中的辐射与放射性污染的视频,视频展示了通过使用由凯史先生研发出来的新材料来消除辐射污染。
 
    在2011年大海啸三年之后的今天,这个污染可以解决了,只需使用基础材料,农户们自己以及当地社区就可以清理净化污染的环境,并不需要依靠政府组织的帮助。
 
这个视频在这个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f02CcnHjSk
 
    在开发和生产各种不同的材料三十多年之后,2014年3月,凯史基金会已经掌握了能够帮助日本农户及其社区消除污染的流程的全部专业知识。2014年3月29日到31日期间,凯史基金会宇宙飞船学院中的一位知识寻求者将这些材料带到了两个独立实验室进行实验,目的是要证明飞船学院的发现的正确性。凯史基金会研发了这些新材料以及这个重要的基础技术,用于清除福岛环境中的所有放射性材料。
 
    尽管世界各地的组织为这次核事故以及其它类似的事故做了所有的努力,但目前唯一的解决方案只是用大量的混凝土覆盖事故地点(切尔诺贝利),或者是将受污染材料装入罐子中再埋到地下或者很深的地下矿井中。
 
    在科学界中,由凯史基金会领衔的太空飞船技术的研究,第一次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法并对此完成了实验,这个新方法可以处理核污染的材料。
 
    在这篇报告中,发布了有关实验的发现,为了让科学界以及普通公众能够理解。
 
    通过在福岛城市及其周围三天实验过程的现场直播期间所获得的结果,在上述几天时间里,凯史基金会展示了,通过这项技术使用开发出来的新材料,不仅可以清除任何受污染的水和土壤,而且在处理完放射性材料之后就不会剩下任何进一步的放射性材料需要处理了,也不用保存这些材料几十年才让它们完全消除它们的放射性状态,从而产生了一个没有污染的清洁环境。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发布了关于这些新材料的重要的新想法、新研发与新应用,还发布了可以添加到人类信息的空白处的新知识。
 
    直到目前为止的最先进的科学技术,由凯史先生新开发的所谓的甘斯(纳米状态的气体)材料的表现从来没有通过公开实验来证明这种重要物质状态的独特性以及对其新的理解,物质的甘斯态就是在室温常压下的固态的气体。
 
    因为这些材料处于物质的纳米状态,它们的表现像超导体,所以把核材料的等离子体的能量传递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这样的传递使得放射性材料表现为无放射性。它们的辐射被从特定的环境中消除了,因为核材料的等离子性能量被用来将它们转变成为同种物质的甘斯状态,而这导致同一个物质在同一个环境中瞬间变成了无放射性的状态。
 
    在福岛实验的展示中使用的是来自这一地区的自然污染的水和土壤,这些污染是因为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个核反应堆的熔堆造成的。把这些受污染的材料与各种不同元素的甘斯混合在一起,之后就显示了那些核污染对象,比如重型放射性物质钚、铀、铯以及轻型放射性物质氚等,它们如何被轻易地变成为放射性均衡元素的状态,并使它们都失去放射性和有害的状态从而变得安全。它们是处于物质的状态的,只不过它们在一个磁引力性均衡中,所以它们不会辐射出任何新的磁引力场强度的放射性辐射,这些放射性辐射会对人体细胞产生辐射性伤害,或者污染它们所在的环境。
 
实验
 
    我们其中一位知识寻求者进行了一系列消除放射性物质污染的实验,使用的是由凯史基金会研发的步骤,以及我们在意大利的基金会太空飞船学院准备的材料。在这些实验进行期间我们通过Skype电话与她通联并给她帮助。
 
    使用了伽马射线探测仪。
 
    以下缩写用来表示物理量:
 
            *A[Bq]——放射性,每秒衰变粒子的数量。
 
            *S[Bq / kg]——放射性比度,每单位重量的放射性
 
      在()括号中的是在探测仪阀值下的测量值。
 
      在[ ]括号中的数值是指附加测量值。
 
在福岛地区的食品质量保险公司进行的实验
 
      公司联系方式:J-RAP, 18-2 Izumida Sakuda, Sugagawa-shi, Fukushima, Japan, http://www.j-rap.co.jp
 
    样本1,2014年3月29日:
 
    来自稻田的受放射性污染的土壤
 
    l        该土壤在一个盒子中与井水以及几滴洗涤剂充分混合(用洗涤剂是为了让放射性元素更好的释放到水中)

 
图1
 
    l        盒子上层的水倒进一个实验容器中,使大部分的土壤沉积物保留在盒子里
 
    l        然后再把第一个实验容器中的水倒入另一个实验容器中,以去除更多的土壤沉积物,从而获得初始水(表1)

 
表一
 
    l        一部分的初始水用带有纳米涂层铜线的圆筒过滤器处理(表2),同时加入井水让这个过滤过程更容易完成。
 
 
 
图2

图3

图4
 
    l        剩下的初始水则用甘斯态的铜化合物材料来处理(表2、图5)

表2

图5
 
    l        然后两次处理过的水样本混合成为最终混合物(表3、图表1、图6)

表3

图表1

图6
 
    最终测量的铯放射性下降到初始值的33%。
 
    这个实验的视频网址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hCk4HIjzWk&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样本2,2014年3月31日到4月1日:
 
    在铁质工具的帮助下从某个稻田土壤中抽取的受到放射性污染的水
 
    l        将甘斯状态的二氧化碳物质添加到该初始水中,并充分摇匀(表4、图表2、图7)

表4

图表2

图7
 
    l        将第一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二个容器中(图8)

图8
 
    l        将第二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三个容器中,而带有沉积物的下层水放入到第一个容器中(表5、图9)

图9
 
    l        将盐添加到两个容器中,稍后去看它的影响(表5)

表5
 
    在样本分离成水和沉积物之前最终测量的铯放射性下降到初始值的27%。
 
    这个实验的视频网址如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yvCKySalqA&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在福岛市的NPO进行的实验
 
    样本1,2014年3月30日:
 
      来自某一天沟的放射性污染土壤
 
    l        将甘斯状态的铜化合物添加到初始土壤样本中,充分混合一段时间之后测量(表6、图表3、图10)

表6

图表3

图10
 
    最终测量的铯放射性下降到初始值的7.5%。
 
    这个实验的视频网址如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hCkHIjzWk&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样本2:放射性污染的水
 
    将初始水样本(表7)分离成三个部分并分别用以下材料进行处理
 
  u      纳米涂层铜线
 
    ²       Contaminated water was poured through nano layered Copper wires mesh in a box and shaken together with the filter in the box (Figure 11)
 
    ²       将受污染的水倒入盒子中的纳米涂层铜线网中,然后连同盒子和过滤网一起摇晃(图11)

图11
 
    ²       将完成过滤的水收集到一个独立的第一个容器(表8、图12)
 
    ²       将第一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二个容器中
 
    ²       将第二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三个容器中(表8、图12)

图12
 
  u      甘斯态的铜化合物
 
    ²       将甘斯材料添加到装油受污染的水的第一个容器中,然后充分摇匀(表9、图13)

图13
 
    ²       将第一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二个容器中
 
    ²       将第二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三个容器中,而下层的水倒回第一个有沉积物的容器中(表9、图14)

图14
 
  u      甘斯态二氧化碳物质
 
    ²       将甘斯材料添加到第一个装有受污染的水的容器中,然后摇匀(表10、图15)

图15
 
    ²       将第一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二个容器中
 
    ²       将第二个容器上层的水分离到第三个容器中,而下层的水倒回带有沉积物的第一个容器中(表10、图16)

图16

表7

表8

表9

表10
 
 
 
    这些样本的测量结果显示在上层水和沉积物分层之前所测量的铯的放射性下降到初始值的23-49%,不过因为这些样本中的放射性以及它们的重量很小,所以测量结果有比较大的误差且很接近探测仪的测量阀值。
 
这个实验的视频网址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LMMfp0e-nA&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It-GAVnkU&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AT2dtgAsZ8&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Q2nSDkTAE&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实验小结
 
    在整个测量期间,全部的方法的结果都显示了样本的放射性数值的下降。这种下降是通过直接转变放射性物质,而不是通过某种方法来分离并吸收掉样本中的放射性物质(使用纳米涂层过滤器的情形除外)。
 
    必须有愿意参与到这个全球清理行动的人们的配合协作,这些经过实验验证的清除污染技术才能进一步向前推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来提供帮助的,我们一起来学习更多,并让我们所揭示的消除污染的方法变成简单真正的世界性的应用。
 
获得的知识
 
    原理上,甘斯材料的结构以及它们在地球环境中产生的过程,使得这些元素释放出它们的结构的一定的等离子性磁引力场(磁力场与引力场)水平而达到磁引力场均衡,从而使它们能够存在于宇宙结构中的所有环境中。
 
    直到现在,科学界只考虑并成功开发出了固体材料的纳米状态,然而因为由凯史先生研究出来新的简易技术,以及在其著作《光的结构》第一章中揭示的新发现,向科学界展示了一种物质状态的自然存在,还展示了可以生产出所有物质与气体的甘斯的能力,该新材料表现得像一个物质的等离子体,不过却是有形的物质状态,
 
    其中,还证明了人体的组织是由这种物质的状态构成的,这就是信息与能量之所以能够在人体中如此瞬时地传递的原因,人体的细胞就是如此,人体中的这些物质的表现如同超导体一样,使信息从身体的一个部分传递到另一个部分,让人的大脑的决策指令与运作不需要任何的线路。
 
    因为这种物质状态的属性与人体的真正结构相同,所以这种新物质的属性可以被用于释放辐射给人体的组织和运作,或者逆转人体的组织和运作所受到的任何辐射伤害。这适用于放射性材料接触伤害,也适用于会导致核污染环境中人或动物身体结构发生癌变或其它畸形的核污染破坏情形,比如福岛事故,世界的这个地区的社会出现了大量的癌症病例。
 
    这种物质状态具有可以存在于宇宙中的所有磁引力场强度层次中的能力,无论所处环境的磁引力场、温度与压力,关于这种物质状态的新的理解产生了新的机会,可以由此发展出新的概念和理论,而且可以解释宇宙实体的一些基础功能性运作,即那些几个世纪以来曾经在宇宙的运作以及人体中观察到的宇宙性实体的功能运作。这是人类第一次具有能理解这些材料的生产方式的能力,而且这给了人类新的机会去生产这些新材料并利用它们,这会提升人类关于他自己的世界的知识,提升对他的身体以及他的环境在这个行星上产生的方式的认识。
 
    在这些材料的实验和开发中,物质在这个宇宙的环境中的甘斯化(Gansonisation,生产或转化物质与气体的物质状态为甘斯态)过程,导致向另一个物质或向环境释放磁引力场,或者从另一个物质或环境中获取磁引力场。当磁力场强度或引力场强度的传递情况发生时,该物质为了达到磁引力场的均衡(均衡时达到物质的甘斯态必须的)就会释放出来的富余等离子性磁引力场,这些释放的等离子性磁引力场能量被那个环境中的其它材料吸收了。
 
    这个过程的发生不会只是单独的引力场或单独的磁力场(磁力场是指由两个磁场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释放出的排斥场,比如两个固体磁铁),该物质将这个释放出来的能量作为一个包含引力场和磁力场两个场的等离子体来吸收了,所以该物质材料所获取的能量是在等离子体的场强度的,并不只是磁力场的强度。
 
    因此,通过磁引力场传递(Magravitisation)的过程,处于磁引力场环境中的该元素处理、接收到了处于等离子体状态的完整等离子性磁引力场能量,并不只是一个单独的场。
 
    这个吸收磁引力场的方式与过程,产生并带来了一个新的机会,让这个吸收了释放出的等离子性元素的元素,去接收与一个电子、质子或中子所含能量相等的能量,这个过程并没有有形的电子、质子或中子的相互作用。该元素经历这个过程达到了它的物质元素的能量充分而丰富且磁引力场均衡的状态,并且/或者经历电离或其原子的分裂,而且这种电离和分裂在任何的室温常压条件下不会释放出任何放射性材料或者向地球或宇宙释放任何的核辐射。
 
    在这个磁引力场传递(Magravitisation)的过程中,该物质接收到足够多的能量,让它达到磁引力场的磁场均衡。它自己迫使或产生一种状态,让那个物质接收等离子性能量,并在特定的环境中达到该元素自身的甘斯的磁引力场状态。
 
    因此,例如在福岛进行的实验,该物质放射性并没有从在处于观察和测量下的容器中的该材料中延伸出来。例如在受污染土壤中的铯被转变成了铯的甘斯,而并不是通过核衰变产生的新材料。同时,在实验的材料物质中的一些铯或铀,可以经过快速地衰变并立即变成一个新的放射性物质,可能是一个较低级较轻的材料。由于在实验环境中的可用等离子性能量,而且因为进一步添加到实验容器中的物质甘斯,那些刚刚产生的较轻元素的甘斯化立即就发生了。
 
    这是为什么观察到实验样本中的剩余材料和水成分中的物质的放射水平降低的原因,正如在这三天对福岛的材料是实验中的所有实验情况所观察到的一样。
 
    其次,这表明了在实验的土壤和水中存在比较重的原子材料;有部分实验,在实验过程中有一段很短的时间观察到了增长,例如铯137的增长,而随后向容器中添加更多的甘斯,比如二氧化碳甘斯之后,又观察到了该实验材料的放射性水平下降。
 
    因此,这个实验表明,材料可以变成它们本身物质的甘斯,因为它们的元素可以从其它材料中接收如此大量的磁引力场的等离子体(当这些材料正在容器的环境中进行甘斯化过程),接收之后它们就达到一个特定的强度,从而导致这些放射性物质分解,或者使它们经历快速或更快速的放射性衰变过程,并迅速地衰变为新的材料,然后这些衰变出来的新材料就转变成了甘斯态。
 
    我们在实验条件下对添加甘斯材料的过程进行观察,我们将新型的二氧化碳甘斯材料添加到从福岛市的消防队拿来的受污染的水中。开始时添加了几毫克的这种材料,铯137的辐射出现下降,然后又向混合液体中添加了5毫克的二氧化碳甘斯,此时进行第二次测量,在同一液体中观察到了铯辐射水平的增加。
 
    在这个过程中额外增加的铯137成分必定是从样本物质中的钚或铀的衰变而来,因为这些辐射是阿尔法或贝塔水平的,而实验用的探测仪并没有设置为检测这类辐射水平。当这些比较重型的元素吸收来自水中的铯成分的磁引力场等离子体,其中,水中的铯已经变成了铯甘斯,铯甘斯会产生并释放伽马水平的辐射,这个过程导致这些比较重型的元素迅速衰变,促使它们衰变成为较低层次的元素,比如铯及其它物质,而且这会立即将这些新产生的比较轻型的元素转变成甘斯态。
 
    事实上,在这些实验中曾经有两次观察到了铯137的增加,并且这清楚地表明,福岛反应堆核心中储存有大量的钚,而这产生了一个疑问,就是日本国是否违反国际法关于生产武器技术的禁令来进行钚元素的生产。在这三天中由日本的实验室进行的独立实验证明,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和心中有武器级材料的生产过程和存在。
 
    无论如何这证明了两点:第一日本国在发展武器级材料;第二这无关紧要,因为这些在福岛的实验证实了放射性材料及其衰变现在已经在一个新的控制之下。因为辐射处理的过程,所以武器技术别无选择,这个纳米技术的新科学是为了让人类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建立和平,并不是用来毁灭自己的。
 
    通过在福岛进行的这些简单实验,凯史基金会已经证明,可以将所有的放射性材料与放射性废料转化成安全的、无污染、没有危险性的物质。
 
    这解决了目前的困境,有关这些材料的储存以及保存这些材料所采用的昂贵的工艺的困境。
 
    因此,所有核废料都可以经过正确的甘斯化过程,让这些物质变成对环境以及人类没有危险,包括现在以及将来。
 
    这个过程已经很清楚并证明了以下过程:铯物质释放出磁性等离子体(magnetic plasmas)从而转变成其自身物质的甘斯态。这个磁引力场传递(Magravitisation)过程所产生的较多数量的这些磁引力场强度(磁引力场强度的数量较多是因为这个元素的原子核中的中子数量比较多),这些等离子性磁引力场的总和可以达到与一个中子的能量相等的水平,比方说我们所进行的实验中的容器中的土壤里或水里的水银原子吸收了这些由铯释放出来的磁引力场能量,这些水银原子就会变得不稳定,然后水银原子会经过等离子性磁引力场融合的过程,然后又迅速地分裂成氦元素和一个金原子,水银原子经历这个过程之后就成了一个氦原子和一个金原子。
 
    因此,通过一个简单的过程来清理福岛事故带来的污染,当地的农户可以首先用水银来污染他们的土地,(使用的水银原子数量必须与农户们准备放入他们那些受污染的土地的二氧化碳甘斯物质的原子数量成一定的比例),然后这可以导致金的产生,对农户们来说这个灾难就变成了一个不错的经济材料的收获。
 
    这个由水银转变成金的过程将会在由两个国家在近期将要进行的实验装置中得以证实。
 
凯史基金会按照传统将会将这个发现向公众发布。
 
    因此,所有的铯污染以及受到污染的材料现在都可以用来生产金,并把炼金术这个古老的梦想变成现实。
 
    因此,如果可以得到可用的高度不稳定的物质,然后将它们混合到一个环境中,比如二氧化碳甘斯,正如我们展示的如何去制造这些物质,现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都可以根据他们的意愿来制造出比如金及其它物质。
 
    对科学来说,这曾经是一个未知的过程,这也曾经是化学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梦想,现在因为这篇论文,金成为了这个星球上另一种没有价值的垃圾。
 
    这种运用“甘斯化”方式来转化各种不同物质的过程,与人体中的甲状腺转化各种不同物质的过程相同,如果身体的不同部位缺乏某种元素的话。
 
    例如这个情形,我们在大约5年前报道过,有一个志愿者,他的脚趾被截肢了,我们观察到,身体如何运用甘斯化过程来将磷转化为钙,然后把钙以甘斯态的形式沉积在该志愿者的血管和肌肉组织里,阻断了身体的血液流动,然后导致脚趾坏疽和截肢。
 
    现在我们已经第一次成功观察并确认了这个过程,不仅仅有可能去制造,而且只要创建合适的磁引力场状态强度水平的等离子性磁引力场转化环境,通过甘斯化的过程,就可以把一种物质转变成各种不同行为表现的物质。
 
    另一方面,在实验中我们甚至看到,在从福岛区域的水吸收放射性污染的试验中,负责协助实验的其他日本科学家故意将铁水加进水里,在这样的情况下,Siato女士在第一次使用甘斯材料时仍能够降低辐射污染超过25%。
 
    使用这种新材料时,将该材料添加到用金属处理过的水中几秒钟之内,该液体中的伽马射线辐射水平出现了降低,这证明了,使用这项技术,即使是福岛的受污染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都可以清理污染。这表明,对于含有重金属的受污染材料实验样本,这个清理污染系统仍然是有效的。
 
    在福岛最后一天的实验中,我们请求实验室向实验材料的容器中加入更多的盐,之后的结果显示,在加入盐随后的几天期间,辐射水平进一步降低了12%至25%。
 
    这可能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有更多的材料与剩余在样本中的二氧化碳甘斯接触,所以进一步的转化过程发生。
 
    不过还有第二种可能:当我们请求实验室把盐添加到容器的材料中,我们想要促进在样本内产生二氧化碳甘斯的过程,因为有铁水的存在,有盐的参与,二氧化碳甘斯产生的过程将会继续,这正好就和我们第一次生产二氧化碳的过程一样,这些在容器中新产生的二氧化碳甘斯将会导致新鲜的二氧化碳甘斯的产生,而这些二氧化碳甘斯会导致更多的相互作用,通过吸收室内环境中的这一气体,产生出更多的二氧化碳甘斯。
 
    通过基金会在2009年到2012年期间所做的实验,在这些实验中我们将生产出来的二氧化碳甘斯和种子、土壤放在一起,可以说从土壤和水里产生的或添加到里面的任何残留的二氧化碳都可以当做肥料来使用,农户们可以用来作为农产品,比如稻谷和小麦生产用的肥料。
 
    因此,事实上二氧化碳是一种自然的肥料,如同凯史基金会三年时间的中子生长研究中所显示的那样。
 
    这些实验显示产量的大幅增产,所以福岛的这次灾难的结果也可以是正面的,因为农户们在来年可以迎来大丰收。
 
    不过,我们建议管理当局检查这些最终的农产品是否DNA变异的特征。
 
    我们认为不会,不过对于农户和消费者来说对最终收成的科学检测也许是一种保证。
 
    对这些实验需要进一步指出,在实验室中生产二氧化碳甘斯的过程中,我们有意去制造蛋白质。在由太空飞船学院的知识寻求者们报告的图片中,全部都可以看到大量的油脂漂浮在我们称之为甘斯奶牛的的表面。在二氧化碳从气态转变成甘斯态的塑料容器中,这个产生油脂的过程是很自然的,多年来在所有的系统装置中我们都观察到了这个现象。
 
    产生油脂的过程很简单,可以解释清楚,这个过程也在清理污染之后福岛的水样本中发生了。
 
    这种形式的氨基酸的产生原因可以很容易地解释如下:
 
    当二氧化碳转变为甘斯态时,会释放少量的磁引力场之等离子体,同时还有在大气中的氮的存在以及在水中的氢,所以很容易就产生了氨基酸(HCNO)。
 
    要理解的要点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氨基酸本身也是出于甘斯态的物质,它们漂浮在水的表层,而二氧化碳甘斯则是沉到容器的底部。
 
    在从空气中生产氨基酸的过程中,不能忽视容器的水中和水面出现的气泡。
 
    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说明了两个基本要点,一是我们第一次观察到了二氧化碳转变为氧气和氨基酸的过程,这一过程千百万年以来一直在这个星球上发生着,正是这一过程让这个星球适于人类居住。
 
    这表明,实际上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和空气中的氧气是同时发生、同时开始的。在海水中的金属的参与下,二氧化碳甘斯在原子水平产生了,就和我们在铜电极上做的一样。然后与氮结合,以及水中的氢的参与,导致氨基酸的产生和氧气的释放,氧气的产生与这个星球上的生命的开始相关联。
 
    氢与生命的连接是初始磁引力场共享能量的过程,现在这个连接在这个星球上是以氨基酸(HCNO)与生命连接的形式复制的。
 
    因此,生命不是从外部引进来的,生命是自然过程与自然相互作用的产物,在这篇论文之前仍然没有被充分的理解。
 
    另一方面,氨基酸的产生,以及从水中提取氢来产生氨基酸的过程,导致氧气分子从水中释放,于是这颗行星大气中的氧气得以转化产生并增加,从而使生命产生成为可能,而且这也是氧气之所以成为这颗星球上的生命的必须部分的原因。
 
    这就是小麦的脂肪以及动物的脂肪之所以都是蛋白质基实体的原因。小麦中存在脂肪是由于在盐浓度低的湖泊环境中的各种金属的参与,而脂肪作为动物的蛋白质则是由于铁的参与以及盐含量更高的大海环境。
 
    事实上,小麦的蛋白质是由于水中的盐含量比较低,比如雨水,这就是为什么稻田遇到盐浓度较高的海水污染时会遭到破坏的原因。肉类蛋白质则是由于海洋中存在着的盐和铁。
 
现在关于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及其各种不同形式的整个秘密已经被完全弄明白了。
 
    在实验室的实验中,知识寻求者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这个方面,因为第一天在他们使用的实验容器中,在不同实验系统中的不同的盐稀释水平中,产生出了看上去比较厚实以及比较稀薄的蛋白质形式。
 
    当把这些蛋白质层分离出来进行分析时,这些蛋白质变成了片状,而不是球形的等离子性球体;这就是由氨基酸组成的纳米物质层,而当这些蛋白质处于盐水中时,它们则变成了球状。
 
    在有铁参与的实验系统中,我们观察到一种红色物质的产生,这是动物的血液产生的一种迹象,这是千百万年前这个星球第一次产生这样物质的方式一样。
 
    因此,通过甘斯产生的过程,我们成功从实验室的空气与盐水环境中经过氧化生产出了氨基酸铁连接,或者所谓的血液。
 
    所有产生出来的蛋白质都可以用于进行实验,这些很快将在全世界的大学里进行实验。
 
    这个从纳米涂层到甘斯的生产过程会释放一些能量,这些能量通过实验系统安装的LED灯的发光显现。
 
    在人类世界中,人类需要瓦特和千瓦来表现体现他的存在,但是在造物的世界中,复制生命的实现与维持以及现有生命形式的维持所需要的只是纳米级、微伏级的能量。
 
    很清楚,这种方式产生的蛋白质也是甘斯态的物质,而且我们在蛋白质样本中观察到了这一点,这些蛋白质样本已经提取出来送到国际级实验室进行测试。
 
    同时,在不同实验系统中呈现的不同质地的氨基酸表明,在这个星球上,在它的生命周期中,各种不同的蛋白质是如何产生的,因为有不同的盐混合物和浓度以及不同的可用金属以及这个星球的生命进程中的不同阶段。
 
    所生产出来的蛋白质全都具有甘斯的特征,这说明为什么人体的组织会是这样,为什么它们表现出超导体的特征,为什么在身体的不同部分之间的信息传递是如此的迅速。
 
    原因是,甘斯态(如第二本书《光的结构》中的论文所展示的),就是且表现为超导体,因为它们用磁场来进行信息的传递,而不是用电子的运动与振动来传递信息。
 
    因为理解了这个现象,我们已经开始去生产第一个以铜甘斯、二氧化碳甘斯以及蛋白质甘斯为基础的,像大脑那样的通讯系统,该系统已经部分完成制造,现在正在测试生产阶段。
 
    因此,通过在福岛污染清理过程中所生产的这些蛋白质,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制造第一台零时延时的蛋白质基的通讯系统。
 
    事实上,在容器中产生的蛋白质与人体的蛋白质十分相似,因为这些蛋白质可以被人体更快速地吸收,比目前的脂肪与动物的肉更快。
 
    因此,通过同样的过程,我们现在可以从空气中生产脂肪与食物,而且我们已经从我们习以为常的食物链条中独立了出来。
 
    因此,通过同一个过程,只需要几分钱的成本,就可以在容器的表面接触到蛋白质,并且可以从中吸收他日常生存活动所需的能量。
 
    如果用手指头接触在实验室中的这些容器的水,那么就应该会接收到那个物质的特定的磁引力场,这可以是小麦或者肉类的蛋白质。
 
    新材料的开发,以及这些材料在福岛环境污染清理中的应用,以及这些材料在其它反应环境中的应用,比如核废料的处理与储存,从以上这些可以得出的结论如下:
 
        1. 所有的放射性污染环境和材料都可以变成完全的、永久的放射性安全。
 
        2. 这个清除污染的新流程可以带来新的机会,去将放射性材料转化成有用的、适用的材料,比如用于进行科学开发、农业生产、生产物质转变所需要的能源。
 
        3. 这些实验毫无疑问地清楚表明,2011年日本福岛灾难可以利用来使这个国家获益,并不像它看起来那样,不是一个损失和财务负累。
 
        4. 如果使用这些新材料,那么今天的所有在地下储存设施与核废料的问题,只需要较小的努力和很小的成本就可以解决,不要需要把这些重型放射性材料储存在储存设施内几百年等待它们的放射性降低,现在可以安全地使用清楚污染的副产品来进行生产,可以用于农业生产与材料制造,而不是浪费金钱去穷年累月地储存它们。
 
        5. 这些实验清楚显示,福岛核电站被用来生产钚元素。作为一名核工程师,一名参与促进和平的核工程师,我认为这是无法接受的,这是违反目前的联合国宪章的国际核不扩散条约的行为。
 
    这些实验向人类呈现了一个美好的新生活,人类有希望作为一个种族,我们将因收获知识而变得更强大。
 
 
 
Best Regards
致敬
 
 
M. T. Keshe
 
迈赫兰 塔瓦克利 凯史
 
 

 
 
 
鸣谢
 
凯史基金会及太空飞船学院衷心感谢知识寻求者小组,他们独立生产了福岛实验中所使用的大部分的材料,特别感谢Yukako Saito,她制定计划并前往福岛,通过互联网直播了独立实验,设定实验安排,并让日本社会的组织对由凯史基金会多年开发出来的新材料进行实验。由凯史先生所做的本文的数据设置与组织以及写作需要感谢知识寻求者们。
 
附加视频内容
 
福岛相关视频的播放列表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2tl5CAdIAVhqirHaZWVlk_v-bBE0oFFb
 
纳米涂层相关视频的播放列表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2tl5CAdIAViUOfjzNEVWHbGKSX6pY-b4
 
甘斯捕获相关视频的播放列表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2tl5CAdIAViiBWAv2dcmps_8QGdRN_WR
 
太空飞船学院视频频道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user/SpaceshipInstitute
 
凯史基金会视频频道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user/keshe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