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一种新的物质状态(甘斯)及其计量方法与单位
发布时间:2017-05-19

201405凯史论文:一种新的物质状态(甘斯)及其计量方法与单位
 
翻译员:石头
创建时间:2014-5-31 17:31



 
作者:迈赫兰 塔瓦克利 凯史
(凯史基金会创建者)


 

甘斯:一种新的物质状态及其计量方法与单位
 
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发展,凭借其全新层面的成果和生产太空科技新材料的工艺流程,2009年,凯史基金会出版了《光的结构》一书(ISBN 978-94- 6087-003-3)。在这本书里,基金会的创建者迈赫兰·塔瓦克利·凯史先生宣称,发现了一种新的物质状态,并且成功开发出了这种新的物质状态以及生产这种新物质状态的方法。
 
这个新的物质状态是在生产纳米材料的过程中产生的。
 
在这个过程中,生产出了纳米材料涂层,在这些纳米涂层的各层面之间具有磁引力场均衡以及磁引力场条件。接下来把这些纳米材料放置在液态环境条件中,结果因为该纳米材料中的这种均衡的磁引力场环境,在放置该纳米材料的液体中,纳米材料作为单原子结构的实体被释放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当这些原子性纳米物质从纳米涂层材料的表面释放的时候,例如,在盐的水溶液中,那么由于盐水溶液的磁引力场条件以相同的材料(这里所说的材料是指用来产生最初的纳米材料的材料,最开始时是用钠(NaOH)成分来产生纳米涂层),所以,将做了纳米涂层的物质浸泡入含钠的混合液体(此时用的是自然海盐的水溶液)的过程就导致了纳米原子释放到该容器的液体中,这些纳米原子是在前一个过程产生于涂层物质的表面上的(图1)。


图1:甘斯捕获单元
 
这个刚刚释放的、独立自由的、磁引力场均衡的球形原子性结构被称为物质的甘斯态(室温常压下的纳米状态的气体)。
 
有关这个纳米材料的生产方法的更多信息已经在可乐瓶实验中进行了解释,还有在凯史基金会的YouTube频道上的为福岛发布的视频中也做了解释。可乐瓶实验是由基金会于2009年发布的,而福岛视频是在2014年发布的,这些都解释了如何去生产纳米材料,另外在该视频中还展示了如何促使同一种元素的甘斯的释放。
 
有了这个方法,我们所说的处于纳米状态的气体(即甘斯),成为了一个在室温常压下具体有形且可探知的实体,它是一个气体的原子性结构,或者是一种土壤类的材料,它是一个有形独立的实体,它对于肉眼来说是可见、有形且可探知的。
 
在凯史先生出版的第二本书——《光的结构》里面有一篇题为“甘斯态的CO2”的论文,该论文讲述了甘斯态CO2的吸收以及它们的属性。在这篇论文中,通过拉曼光谱以及红外光谱展示了这个新发现的物质状态具有目前的科学界所未知的属性。
 
在拉曼光谱中显示,物质的甘斯态与同种物质材料相同,即甘斯物质呈现出与同一个元素的物质一样的光谱特征,但是在化学反应中,甘斯物质的表现却像另外一种材料,而且在红外光谱中,该甘斯材料在周围环境中表现得像一个超导体,这是前所未见的。
 
有关甘斯态的二氧化碳与甲烷的图片和数据都在上述的论文中展示了。
 
在目前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中,认为超导现象只会在非常低的温度(比如摄氏零下270度)时才会出现,比如摄氏零下270度,然而,这个新的物质状态实际上就像小球状的物质,而不像一般物质那样的扁平(像瘪气的轮胎)的形状,而且甘斯态的物质的每一个球都能保持住它们的形状以及它们与其环境中的其它物质之间的相对位置,这是因为它具有均衡的磁引力场作用力。
 
在拉曼光谱中显示,这种“物质”事实上是一种具有均衡磁力场作用力(排斥)与引力场作用力(吸引)的物质,不过这种物质是一个磁场实体,而并不是一个物质实体。
 
这就是为什么这种物质自己表现为超导体而不仅仅是普通物质的原因,因为在物质形态中,导电性是通过该实体的电子振动来实现的。而在物质的甘斯态中,因为该实体现在是一个磁引力场实体,它是同一种物质的磁场复制品,所以它的导电性是磁场相互联系的结果。这意味着,在甘斯态物质中(的能量传递)并不需要通过任何物质实体(比如电子)的物理运动(来实现),因为这不仅要耗费能量而且很慢。在物质的甘斯态中,能量与信息的传递是瞬间完成的,或者说这是一种通常所说的不需要耗费任何能量的超导属性。这就是所谓的元素与实体之间的0时间联系或通讯,或者说超导现象。
 
在物质的甘斯态中,元素之间在磁引力场的层面上进行相互作用,通过两个实体的磁场来相互作用,在过渡强度水平的磁场的磁谱范围,或在主源强度水平的磁场的磁谱范围。那么由于它们比在显物质场强度环境中具有较高的强度和较快的运动速度,该物质看起来就像一个信息的快速传递者,或被误认为是超导体。
 
在甘斯态中,物质使用了它具有的全部磁谱的磁场,从主源强度到显物质强度都用了,以此来实现最低的能量损耗,或者说以此来实现所谓的超导性属性。
 
在物质的甘斯态中,相互作用与定位都取决于磁引力场强度,就和行星、恒星一样,物质的甘斯通过它们的磁引力场强度来决定它们与另一个甘斯之间的距离。
 
同时必须要记住,在物质状态中,比如温度和压力等环境条件,这些条件的变化会改变该物质的表现状态,例如,当温度升高时同一种物质会从固态转变为液态,温度再升高时该物质又会从液态转变为蒸汽或气态。
 
在甘斯态中,甘斯状态的改变只能是因为该实体的磁引力场强度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改变在一个等离子体的环境内的主源场强度水平,那么我们就会改变该物质的身份(例如从氢变成氦)。
 
这意味着,在物质的甘斯态中,物质的融合过程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磁引力场相互结合的过程,可以产生更重的元素,这是宇宙中物质转变的正常过程。在宇宙中的物质转变并不像直到目前所假设的那样,并不是通过融合来进行的,而融合却是物理界一直锲而不舍的追求。
 
在宇宙中,一个原子的质量增加到一个更大质量的原子并不是通过结合或融合来实现的,而只需要把两个处于甘斯态的不同物质的磁引力场放到一起,它们就能够相互结合,即通过所谓的磁引力场融合过程,这个新质量或新磁引力场强度就成为了较重物质的磁引力场。
 
在这个(结合)过程中几乎没有任何热量产生,而且这个过程是非常简单的,这个过程发生在一个特定的磁引力场强度中,一个能让所有(参与结合的)元素的磁引力场都参与的磁引力场强度。
 
因此,这个新状态——物质的甘斯,它既可以从其它实体那里吸收磁引力场来变到更高层次,它也可以把磁引力场给其它的元素,同样可以使它们成为更高层次的物质。
 
人体也用这个过程来进行某种转化,例如把磷转化为钙以及反过来,而这一转变是由人体的甲状旁腺来控制的。
在日本福岛所进行的实验,已经由凯史基金会的太空飞船学院在互联网上进行了现场展示(图2),该实验展示了这种新的物质状态在降低和消除放射性辐射水平方面的应用,用它来降低和消除来自这个区域的受污染土壤和水的放射性辐射水平。现在已经十分有必要明确,这种刚刚理解的甘斯态物质所具有的力量,它们的新的磁引力场外观状态使它们作为纳米材料。


图2:在日本福岛使用甘斯材料来净化放射性材料
 
在日本福岛的实验中,我们观察到,一个放射性的环境瞬间就变成了无放射性环境,其中,只是在一个样本容器中放入了所谓的二氧化碳甘斯或氧化铜甘斯,就使得这一观察中的材料辐射水平下降。
 
这个降低可检测的放射性磁场水平(辐射水平)的过程,只是因为把甘斯材料放到了土壤样本和水样本中。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从磁引力场的角度来看,放进去的甘斯通过从样品的放射性材料中提取出磁场,就将这个物质变成了非放射性物质或无辐射的物质。
 
因此,加入这些甘斯材料就已经将样本中的放射性材料转变成了非放射性新物质。这个变化的发生是因为,我们放到容器中的甘斯材料改变了环境。所以放进去的甘斯材料通过改变环境,将放射性材料转化成它们(放射性材料)自身物质的甘斯态,从而改变了放射性材料。
 
于是,放射性材料就达到了它的磁引力场的均衡,这种均衡意味着这些放射性材料形成了它自己的球形等离子体,而由放射性材料发射出的辐射场将变成磁引力场水平,而且这些辐射被包裹在这个球形的甘斯之内,不会有很多剩下的向外辐射的场再从该物质甘斯的等离子体中辐射出来了,所以这个新的甘斯没有向外发射任何辐射场强度。
 
在所有的磁引力场状态中,在地球条件中的所有磁引力场的磁力场与引力场以及它们的强度,都与它们所在环境的磁引力场强度相等。这表示,如果用目前的辐射与磁场检测工具去测量氧化铜或二氧化碳的磁引力场的场强的话,那么这两个物质都会显示为相同的磁场强度。知识寻求者们已经通过一系列的实验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将三维磁场探测仪伸进水容器中、空气中以及氧化铜甘斯中(图3),而所有的实验样本的结果表明,在场强测量设备的电脑分析中都是相同的结果。
 

图3:氧化铜甘斯
 
在日本福岛的实验之后,在实验中使用的同样的甘斯样本被送给了某国的核机关,他们对这个新的甘斯材料进行独立评估,评估该材料在降低放射性污染液体的辐射水平方面的表现,这些放射性污染液体是此前我们在福岛实验之后从福岛带回来的。
 
同样,还将福岛所使用的同一批的甘斯材料作为附加材料交给了该国的核机关。他们对这些氧化铜甘斯、二氧化碳甘斯以及CH3甘斯新材料进行独立实验。对这种新发现的物质状态的属性和特征所进行的独立调查研究,将会进一步明确它们在核工业中的应用和意义。
 
来自该政府核机关对这些材料所进行的实验的实验结果,完全与《光的结构》一书中那篇论文一致,也与凯史先生随后的一些论文一致。
 
该核机关的发现如下,这些内容还将由该核研究机关独立发布,到时这将作为基金会发布的福岛报告以及本论文的附件。
 
简言之:用拉曼光谱仪进行的初步测试显示,这种二氧化碳(CO2)具有碳酸钙(CaCo3)的特性。而化学分析则显示出水的特性,然后红外光谱显示了难以解释的属性,该材料的表现显示了超导体的特征。
 
最后一个实验也是唯一一个实验显示,该材料具有磁引力场属性而且该实体处于甘斯状态,在这个实验中,该核机关将所提供的甘斯材料添加到来自国家核反应堆的氚污染的水中,然后用辐射探测器去检测使用了二氧化碳甘斯及氧化铜甘斯之后的辐射水平,检测结果是氚已经变成了无辐射的状态。
 
因此,能够证明物质是否处于甘斯状态的有效方法,主要就是通过它对放射性材料的磁引力场中和作用,其中,放射性材料是指具有辐射的来源,这些放射性材料被中和成为无辐射的物质可以证明在特定环境中的甘斯的存在。
 
如何测量各种不同物质甘斯的磁引力场强度:
 
现在读者应该已经理解了物质与物质甘斯之间明显的差别。
 
如果还没有理解的话,那么以如下简单的形式再做解释:人类第一次具备了将一种实际观测状态的物质转变成另一种物质的能力,比如在室温常压下,并且不需要使用热和压力,将一个气态物质转变成固态物质,而只是改变了该物质等离子体的磁引力场作用力。
 
因此,人类第一次可以理解,仅仅改变内部的磁引力场强度及其相互作用,而不需要改变该物质等离子体的外部环境,就可以改变该物质的状态及其属性。这个元素的等离子体处于它的新外观状态之中,它就是所谓的该物质元素的甘斯。
 
该实体(甘斯)可以是原子磁引力场强度,也可以是分子磁引力场强度。
 
因此,例如,第一次,如果用氢甘斯,那么在同一个等离子体(氢甘斯)中的某一个位置上,那里具有某一场强,这使该等离子体(氢甘斯)表现为氢甘斯,但是在同一个等离子体(氢甘斯)靠里面一些的另外一个位置上,由于这里的场强度不同,这会使该同一个等离子体(氢甘斯)表现成另外一种甘斯,比如氦甘斯。
 
所以,如果理解某元素的磁引力场强度,比如黄金的强度,并且向同一个等离子体(氢甘斯)的中心移动,那么就可以从同一个等离子体(氢甘斯)中产生并得到黄金元素的行为特征。
 
所以,可用用同一个等离子体去同时得到多种磁引力场强度,每种磁引力场强度对应不同的元素或分子。
 
因此,在人类的历史上和科学上,第一次可以理解,在一个电子等离子体、质子等离子体或中子等离子体中都具有宇宙中所有元素的全部完整的磁引力场强度光谱,此时就看人类决定他需要从那个等离子体中得到氧元素的属性还是钚元素的属性。
 
如果可以测量出每一种不同物质甘斯的磁引力场强度,那么就可以复制这个强度,然后就可以生产出那个物质,同时还可以建立相应的身份标准以区分它们是何种物质。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要去开发全新的测量工具,并以此来获得对宇宙中的实体间的磁引力场相互作用的新理解,这些实体可以是一个电子、一颗行星、一个星系或者一个宇宙。因为所有这些都同时具有磁力场作用力和引力场作用力,而这两个场作用力之间的均衡决定着每一种实体在它们的环境中的大小及位置。
 
甘斯是一种外表磁引力场均衡的实体,而事实上这也是宇宙中的所有恒星与行星在它们的环境中的行为特性,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内部的物质的物理活动都保持在其内部,而且不会影响超出它们的等离子体边界之外的其它物质,除非它们的磁引力场强度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该实体的质量之所以是固定的原因,因为它们的质量是根据它们的磁力场强度与引力场强度均衡之后的场强度来决定的。
 
所以,要区分各种元素的甘斯的唯一方法,就是制造出可以测量它们的构成的磁引力场强度的测量系统。
 
那就意味着,要开发出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可以确定每一种元素的内部磁力场与引力场强度,还可以确定这种元素的磁引力场强度在该等离子体的半径上的位置,该等离子体可以是中子等离子体或质子等离子体。
 
通过测量该等离子体内部结构中的磁引力场就可以实现测量,即通过将一根探针插入到该物质的等离子体环境的较靠里面的层面,并且在与该等离子体的交界面外边界保持特定距离的位置进行测试。
 
同时,不同强度以及在等离子体中的不同位置会产生不同的颜色光谱,所以处于特定强度的等离子体的颜色表明了在该等离子体中的那个位置上的磁引力场强度或物质的强度。
 
另一方面,在等离子体中,强度的量级取决于距离系数。这意味着,比如朝向该等离子体的中心移动1纳米的距离,那么与之前位置的强度相比,这个位置的磁引力场的强度因此而增强了数十倍、数百倍或数百万倍数量级。
当来到该等离子体的过渡磁引力场强度区域或主源磁引力场区域时,磁引力场强度增强的量级更为显著,此时强度增强的系数更大。
 
归根到底,基础测量和颜色将表明该实体的磁力场和引力场的强度,无论在宇宙中的某个位置还是在一个元素的甘斯等离子体内的某个位置。
 
于是,该实体的颜色将会给出你需要复制的这个实体的磁引力场测量结果,然后可以通过物质的纳米状态的转化,或者通过该等离子体的边界的强度来实现复制。
 
在《宇宙的起源》一书的插图以及封面,作者展示了各种不同颜色的甘斯。
 
这些颜色取决于磁引力场强度,这种颜色的差异并不是因为它是射线的混合物,也并不是由该射线的光谱上的差异来决定,因为那是在物质世界的情形。
 
一旦人类进入了太空并运用磁引力场技术,那么这个太阳系边界之外的宇宙的真正颜色就会清楚地呈现在他眼前。
 
在太空中,磁引力场强度测量的基准是与氢元素的质子等离子体的从中心到表面的距离(即半径),或者中子等离子体也可以用来作为测量工具的基准。
 
要生产出一个氢的质子等离子体,可以用氚,然后通过氚与二氧化碳甘斯的相互作用生产出标准的、基础的测量工具。氢甘斯可以用于测量这个目的。
 
可以生产出原子氢,并把这个氢原子“甘斯化”,然后,测量在一个特定的磁引力场强度内的,从每一种元素的特定强度位置到该等离子体(氢甘斯)外表面的距离,这将会成为测量的基础,可以用来测量宇宙中的其它物质的单位。
 
这表示,氢等离子体的质量将会是比较其它元素的磁引力场的场的基础单位。
 
这里,质子与电子的甘斯已经足够好了,因为质子和电子将给出近似于中子甘斯的磁引力场,而中子则是这个宇宙的基本元素,然后所有一切都可以根据中子的磁引力场强度来计量。
 
甘斯的用途
 
甘斯其中一个用途是,将放射性环境转变为无放射性、磁引力场均衡的环境,这在日本福岛的实验中进行了展示。
 
这对太空中的人类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工具,当他遇到比在地球上见过的更加强大的放射性材料时使用。
 
甘斯的另一个用途就是将有毒的材料解毒。
 
这样一种(甘斯)材料的用途是将有毒材料变为无毒材料。二氧化碳甘斯可以用于矿山及家庭,可以开发出一种装置,比如说这种装置将能够把一氧化碳转变为一种无害的物质,所以这种装置可以消除家庭以及采矿行业中因为这种有毒物质造成的死亡的发生。
 
甘斯的平衡磁引力场属性的另一个用途是将危险的病毒转变为无害的病毒,因为病毒也是甘斯态与磁引力场状态的物质结构。
 
还有一个用途是用于被蛇咬而中毒的情况,通过甘斯材料可以将毒素变成甘斯状态并使毒素变成对人体无害的自然的等离子体。
 
当人类开始进入太空,并理解了这种新发现的元素甘斯等离子体的物质状态的生产过程和运用的时候,甘斯的很多用途将得以解释。
 
总而言之,测量任何实体甘斯的强度的工具就是该实体大气层的甘斯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