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碳的甘斯态
发布时间:2017-07-22

 
直接从环境中对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气体进行吸收,而且把它们转化为纳米溶液和纳米固态物质,并通过利用一个纳米复合物在常温常压下生产能量和氧气。
 
摘要
 
在本文中,将对从环境中直接吸收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气体,并将它们转化为悬浮在溶液中或干燥成粉末状的纳米材料的全部过程的结论进行介绍。同时,随着在一个简易反应器中提取这些气体的过程,我们成功地从中生产出能量和氧气。
 
论述
 
在常温常压下吸收CO2、CH4及其它气体而且进一步将它们转化为纳米固体状态的物质并以此形式保存的新方法已经研发并成功实现了。
 
我们已经成功研发了简单的流程,通过这些流程就能从环境中提取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气体,而且是没有额外的热能和压力的情况下实现的,这个流程已经得以应用。
 
同时,在这些系统中可以创建一种环境,使得在不通过任何化学过程的情况下,CO2在转化中可以导致甲基(—CH3)、氧气及甲烷气体的产生,反之亦然。
 
在提取或转化CO2和甲烷气体的这些过程中,我们成功地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出了可用的能量和氧气分子。
 
通过使用能量来进行的CO2的生产和提取是一项目前科学已知的技术。我们的技术的创新之处在于,不仅是在常温常压下通过一个简易的系统提取出了CO2,而且我们还同时研发了捕获从吸收CO2并将其转化为甲酸的这个转变过程中所释放出来的能量的简单技术,从而生产出可用的电力。
 
这一新技术的新颖之处在于,在先前最先进的技术中,工程师和科学家必须添加能量才能从环境中提取CO2或生产氧气,而通过我们的技术,不但能在从环境中吸收这些气体的同时产生出可用的能量,而且该系统同时能够生产氧气分子。
 
因此,这个简易的系统能够复制大自然将CO2转化为氧气的方式的过程,就像植物那样的方式。
 
通过这个技术,CO2和CH4气体被吸收并吸引进到它们的纳米状态的溶液当中,然后使它们融合在一起并产生出胶体状的剩余溶液,再然后就形成了纳米的沉淀物。
 
然后,纳米CO2就能够以固体物质的形式在常温下从那个溶液中提取或移除出来。
 
CO2以纳米材料的形式在溶液中保持在一个胶体的状态中,因为它们的钻石晶体结构(sp3),或者是因为它们的晶体点阵结构,这就产生了一个非黏附分子键,就和钻石晶体一样,这样的结构使得超过一定数量的分子子结构不会相互黏连。当CO2纳米物质达到一个特定的分子引力水平而成为晶体时,它们无法相黏附或聚集,能够黏附或聚集在一起的不会多于一个或一定数量的纳米CO2分子,于是形成一个个独立的或纳米级的物质的细胞。因此,在溶液中的所有的CO2的簇都具有一定的大小,而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溶液中保持着像云或胶体的状态。
 
(以上为汝俊翻译原稿,此后为Rose续汝俊翻译稿...)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已经知道一种验证过的事实,就是表层度纳米的材料以及纳米材料,处于sp2/sp3状态时,因为其钻石水晶特征而无法互相焊接,或无法与其他材料焊接在一起。不过,同时,这些材料的外围电子却已某种特别的方式,让这种材料具有导电性。这意味着,即使它们因为其外表结构的分隔性,而导致它们无法与任何其它材料粘合在一起,但是如果将这些材料连接在一起,却可以允许电流和电压流过它们的外表界面。
 
可以说,这些属性跟金刚石材料类似,同时,在具备了一些结构上的分层后,它们就不再具有令其增加更多层成分的引力牵拉,或粘连力量。
 
这些材料,沿着其粒子和分层方向,显超导体特征,但是在横跨其分层的PN接面二极体处,因为其层内的二极体空洞作用,而让它们变成最佳的绝缘体。我们测量了这些层内的电阻,并证实了这些材料可以具有10兆欧姆的临界电阻。另外,这些材料的表面,具有与空气或钻石一样的良好电阻。
 
我们还在通过该系统,就是让浸透纳米的二氧化碳蒸发后,成为纳米二氧化碳粉末,而获得了二氧化碳固体。所以,我们在世界科学界,首次在室温和标准大气压下,生成了纳米二氧化碳物质,并利用同一个过程,制造了甲烷。
 
为了证实我们通过这个实验获得的溶液,含有二氧化碳与甲烷这两种物质,并且这些物质是处于纳米形态,我们还需要进行对这种溶液进行红外线光谱分析,以及X射线衍射等相应的实验室验证。
 
并且,我们通过以往在纳米技术方面的进展,已经知道,纳米材料的属性,主要处于sp2/sp3形式。于是,我们对在这种吸收与纳米化过程中获得的那些物质,进行了红外线光谱分析以及X射线衍射分析,所获得的结果表明,从这个溶液中提取出来的,干燥的物质,就是二氧化碳与甲烷材料,并且都是这些气体的纳米态物质。
 
本论文在2009年12月23日被初次发表以后,我们在互联网上,发现了加州大学的Omar M. Yaghi博士进行的,发表于2009年12月7日的类似研究,其摘要在纽约时报2009年12月8日的一篇报道中也有刊登。
 
金属-有机体构架或MOFs,具备着捕捉碳元素的可能性…Yaghi博士将一种金属有机体构架,描述为‘固化的海绵’,那是一种由有机体成分以及金属原子合成的混合格网,它具备巨大的内在表面积,可以用来吸收气体分子。在该研究中使用的MOFs,含有磁性原子。”

 
我们曾经在2006年,就报告过金属有机体的这种海绵效果,以及对二氧化碳的捕捉作用,并且这个结果,就已经被欧洲一个著名的核实验中心,在他们2007年的一个报告中证实过。
 
here在我们以往的揭示,以及已经获得的专利中,我们已经描述过这些二氧化碳以及甲烷原子的吸收作用,是基于磁引力场的。我们发现,二氧化碳和甲烷作为纳米分子单位,被水吸引取没有与水介质发生任何相互作用,可见,水只是一种,容器或道具或触媒,负责让这些被捕捉的分子,保持在它们那种独立态或纳米态以及sp3漂浮状态或液态。
 
前面引用的同一篇文字,还报告说,Yaghi博士的材料,是能分离二氧化碳,让甲烷逃脱了。
 
我们的系统,正如我们以往已经发表过的,不仅可以捕捉二氧化碳,同时还能捕捉甲烷。捕捉到的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生成了具有类似金属属性的钻石结构的纳米物质或结晶,并且它们具有导电性和超导体属性。
 
这些跟其它科学家以及他们发表过的科学研究,不约而同。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明确的说,这些捕捉到的气体,能够被转化成固态纳米材料,它们具有金属的属性,并且是超导体,但是事实上,物质的超导性,是因为它们的sp3纳米属性带来的,并不是由它们的金属性状态带来的。
 
Yaghi博士还进一步发现,那些二氧化碳的87%,还都能在室温下,被释放回到原来状态。
 
这跟我们发表过的,关于从我们生成的那些材料中抽取出来的CO2的观测结果是一致的,它们是金属性的,同时其真结构也是有机的,并且这些材料,还能够在室温下,把它们捕捉载水里的CO2,以甘斯态(固态的纳米态气体)释放出来。
 
另外,Yaghi博士说,要释放剩余的1%被捕捉气体,则需要在华氏175º 的温度下进行;而我们则在室温下,在没有任何加热的条件下,成功的将全部被捕捉的CO2纳米材料,释放进入了我们系统的基础溶液里。
 
还有,加拿大公司“口头禅创业集团”在商务网络新闻发表说,他们跟3M公司合作,通过减少二氧化碳的电子而进行提取,不过“他们需要6M瓦能量,提取一吨CO2”,这已经接近是现存CO2提取技术的最前沿。但是,通过应用我们的新技术,我们不仅不消费能量,反而会在这个过程中,创造能量。
 
另外,“曼陀罗能量”机构,已经可以应用Gabor Lanrenczy博士开发的技术,提取的CO2生成甲酸,Gabor Lanrenczy博士说他已经证实,他的方法,可以通过甲酸生成氢。
 
(Video-interview/视频:www.mantraenergy.com/mantra-in-the-news/squeezeplay-zapping-carbon.html).
 
我们不仅明确的证明过,可以从环境中吸收CH4,并且还通过我们的系统,利用自然性引力作用生产甲酸,下面将揭示并研讨这个实验结果。
 
我们曾经在去年年底,揭示过通过我们的系统,生成甲基CH3的消息,我们已经做到,将CH3从发起中分离出来,并在我们的系统内,将其捕捉在物质的纳米态。通过该系统内的磁性以及引力触媒,可以让这两种分子团,并存于该系统内,于是,就从自然水的水分子,生成了CH3分子团。然后一个CH3分子,与一个氢原子作用,就释放出了氧分子。
 
某个核物理中心的科学家,2007年,在他们的一篇独立研究(还没有公开发表的)报告中,还证实了通过使用我们的技术,已经生成了氢分子团。
 
Here可见,通过我们的研发,已经能够通过简单的方法,提取CO2和CH4,并将它们以固态纳米物质形式,释放在水里,同时还可以创造出能量和氧。我们已经于2009年12月,给一些独立工程师们,演示过这个过程。
 
另外,我们在本论文中,揭示了溶液中CO2和CH4物质的照片,以及首次出现的这些物质固体态的照片(图.29 溶液,图.30 CO2粉末,图.31 A-B溶液,图.34 CH4粉末)。液体中的CO2,及其干燥状态,呈现奶白色,而甲烷CH4,则是蓝绿色。
 
我们在本节提到Yaghi博士的论文,是因为他论文中的发现,跟我们的发现很接近,并且是这个领域内最先进的发现。 
 
捕捉CO2是互联网上文档很多的题目,我们就不在这里罗列那些报告,来证实我们的主张,你们可以参考那些互联网上的论文,就可以发现我们的主张,是跟主流物理社团同步的,不同的是,我们早在2005年,就在我们的网站上,揭示过捕捉纳米材料CO2的事实,并且现在,我们在揭示的是,首次生成的气体的甘斯固态纳米材料。我们将这个称为“气体的纳米固态”—头文字所写为“甘斯”态。这是一种物质处于转化过程中的状态或阶段,它在本论文之前,从来没有被当今的科学家认知过。
 
同时,关于我们能够捕捉固体CO2,或溶液中的CO2,这一最新发现与揭示,我们的基金会将会与那个,于2007-2007年用我们的系统,做过独立实验的核物理中心商讨,是否可以发表他们所做实验的一部分报告,以便证实我们资料中的CO2捕捉能力的真实性。
 
二氧化碳CO2的吸收 
 
在我们的实验和研发阶段,已经生产了一种特殊材料,可用于制造一种新的,用于通过磁引力场作用力原理,而不是通过化学反应来吸收这些气体的方法,来吸收CO2的简单系统。通过引力系统来吸收的完整原理,已经在“宇宙造物的造物法则”一书中揭示过。在这本书里,我已经解释了这些系统中,引力场和地磁场的重定位,及其吸引与排斥物质的详细原理。
 
 
通过研发这些新的,有机和金属钠米层面化合物,我们已经能够生成指定的,与CO2分子磁振动强度相等的静态引力场作用力,我们还能创造出各种条件,让特定引力场将CO2吸引到那些材料里来,这些层面内的那些地磁场,引起排斥力或将那些被捕捉的CO2分子,从那些层面内被释放,于是就引起纳米CO2分子的在水里的生成。我们利用水的磁场,带来稳定性,并作为磁性触媒,它们允许CO2甘斯群簇的形成,并产生一种含有这些纳米物质的溶液,然后这些物质又会在该系统的溶液内底层,以沉淀物的形态显化自己(图.30E)。
 
图.21 CO2的光谱分析
 
一个独立实验室,进行了纳米二氧化碳CO2溶液的光谱分析,证实了首次在液体内生成了纳米CO2,处于2630厘米-1波长的波段内(图.21)。这事实上是最佳的观测数据,因为通过计算得出的,以及预测的波长是2640厘米-1(图.22)。(来源: http://science.widener.edu)。2630这个如此接近的数值,表明了我们实验中获得知溶液内,该CO2固体物质的纯度。
 
图.22 标准CO2光谱分析图
 
那些预测的物质,都有着多个峰值,而这些捕捉到的观测样例物质,则因为其单晶性,则显示了图.21中那样的,唯一的突出峰值。
 
如果对这些样例进行一个X射线衍射分析,这个尖锐的峰值,很可能被证实,就是被捕捉并悬浮在这个溶液里的CO2物质是sp3结构的纳米态。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个溶液内捕捉到的物质是纳米结构,需要将其干燥后,通过一次X折线衍射测试。
 
这个测试的结果,清晰的显示了这种材料的清晰超导体属性匹配。而来自X射线衍射分子的数据,则没有找到超导体属性匹配。
 
通过这个测试,并且综合我们以前的研发和实验,很清楚的表明,这溶液里的物质,具有超导体属性(图.23),这在现存所有参考性数据中,是首次发现,而这正是sp3状态纳米材料物质的特性。

 
图.23 CO2纳米材料的射线衍射分析
 
 
所以,这个固态CO2的X射线衍射数据和图,已经成为未来将进行的,任何对这种气体进行捕捉,吸收而转化为固态纳米材料的实验之一种新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数据的奠基点。
 
通过我们以前的研发和实验,我们已经知道,所有的纳米材料,都会呈现并具有超导属性。现在通过这个实验,我们进一步证实了,被捕捉到溶液内的CO2,就是物质的纳米态。
 
在该图下面的表格内,可以看到这种溶液内之CO2跟超导属性的最接近性匹配,以及在干燥状态物质中,发现的由物种不同材料组成的神奇混合物。此图表明,这种物质的超导属性,与参照数据的匹配率大约在80%-90%。
 
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些新型物质,并且找到了简便的制造方法,而它们又具有超导属性,我们可以预测,气体的甘斯(气体的纳米级固态),将会成为未来的一种最精纯的超导以及绝缘材料。
 
还有,因为确认了该溶液内的物质就是二氧化碳,同时还证实了这种物质处于该溶液的结构之内,并且,根据该系统的设计能力,能够将捕捉在水溶液内的CO2转化成甲酸,我们另外还进行了一个红外线光谱分析,证实了这个,在该溶液内,将已经确认是CO2的物质,转化成甲酸的过程之原理。
 
为了验证该溶液对CO2的吸收能力,以及进而将其转化为甲酸的能力,我们在红外线光谱分析的封闭容器内,填满纯CO2,并进行了计测。这些计测结果,就在图.24的A行内。
 
然后将含有我们实验结果的纳米CO2的溶液,注射到该封闭容器内,于是获得了图.24之B行的图形。
图.24的峰值区NC显示了它们被引入该容器后,溶液中二氧化碳的增加。
 
这表明CO2溶液是在从容器内吸收碳元素,而导致了容器内碳元素的减少。
 
 
这可以说显示了纳米CO2溶液本身,也独自具有吸收更多CO2的能力,并且因为前面实验结果已经证实过,这种纳米材料就是CO2因为其自身结构,而被自然吸收的结果,而这些物质本身,又是原初溶液的组成部分。
 
图.24 向CO2气体环境注入CO2溶液时的比较图
 
此图中的峰值NC表明,从容器空实吸收了CO2之后,紧跟着就生成了,此红外线光谱分析实验结果图CF区标示出来的甲酸。
 
来自该溶液的CO2及其转化状况图,单独用图.26表示。
 
就是在这个引力吸引和因此而引起的地磁场排斥力,让这个系统创造出了等同于质子和电子磁引力场强度的磁场,并被该系统内的电极吸引,于是这些都被传给了构成电极的铜线原子,并在铜线内引起了电子波动,而在其内创造了电流。
 
图.25 CO2在容器内转化成甲酸的图像
 
在现代物理中,他们把这些成为被释放的磁场包,或能量光子。因为它们被释放后就被系统内安放的电极吸收,并用于比如二极管发光体。
 
通过这种技术的研发,可以不通过燃烧油料就生产出动力,并且这些有时可以产生支撑家用或汽车的动力。
 
至于从环境中分离CO2的过程,在目前的能量技术工艺里,是先使用能量来分离CO2,然后引起生成甲酸的连锁反应,从而产生甲烷或氢气。
 
而通过我们这个简单技术,跟一般的相反,我们“在从环境里抽取CO2的过程中,可以创造能量”。我们使用的方法是基于引力定位原理,并且正如这本书中已经解说过的一样,这正是宇宙中物质被抽取并分离的基本方法。
 
我们的努力方向,跟现代的技术工艺完全不同,他们是遵从基础化学原理,所以他们的系统需要能量输入,来达到分离或抽取的目的,而我们则遵从宇宙中标准的抽取和维持方式,从而通过这个过程,而获得了作为能量的磁场。
 
在CO2抽取过程中的能量产生,可以通过图.26 的闪烁二极管背确认。这一组三个灯泡,是被CO2捕捉过程的动力点亮的。这些灯泡从2009年12月11日这个实验开始,到2010年1月5日此本发表的时刻,一直持续亮着。我们预测这些灯泡会继续亮几个月,只要我们让那个装置一直照原样不变。这些LED灯泡光亮的强度,并没有减弱,相反在变强。
 
图.26 LED灯泡组
 
 
为了进一步调查并确认CO2捕捉,及其在与水的相互作用中转化成甲酸的过程,在图.27 内显示了一个标准红外线光谱分析图以及所获得的甲酸数据。为了进一步确认,这些在我们实验中转化成甲酸的CO2是CO2纳米溶液,还进行了下述实验。开始,将95%纯度的甲酸液体,以薄膜状涂抹在红外线光谱分析系统的样例圆盘上,于是得到了图.28之FA图形。然后将一滴纳米CO2溶液放在甲酸膜上,于是得到了图.28的CO2+FA图形。
 
图.27 甲酸的标准IR光谱分析
 
附图的三个图形,是首次获得的纳米液体CO2,以及甲酸,还有甲酸与Co2溶液混和物的红外线图形,这些图像清晰的表明,图.28区域1内CO2的吸收效果,以及区域2内的甲酸生成与显现。
 
这表明了在纳米CO2溶液内,同样模式的甲酸之存在性,所以这不仅证明了溶液中纳米CO2的存在,同时还证明了纳米CO2溶液从环境中吸收CO2的能力,以及这些额外的CO2,通过与水的相互作用而产生了甲酸。
 
我们通过在图.21,23,24,25及28,显示了我们这些实验和结果溶液内物质的属性,所以毫无疑问的我们可以说那些白色材料就是纳米态的CO2,并且在图.23内,我们证实了这种物质是sp3结构的纳米材料,并且具有超导性。
 
另外因为通过这个系统创造能量的过程,已经持续了数天,甚至几周,我们还从这个系统内观测到并获得了下列属性和材料。
 
图.28 CO2的附图,及其向甲酸,以及甲酸与纳米CO2溶液混和物的转化
 
在运行这个系统的过程中,当将该电极设置在特定条件下,这些经过了特别处理电极周围的区域周围,开始积聚一些白色雾状物。此后,环绕电极的环境周围,开始产生一种白色雾状材料,然后渐渐的整个容器,都变成了奶白色液体,然后再容器内,产生了沉淀物。
 
通过图.21的红外线光谱分析,我们能够证实,该溶液中的材料,就是二氧化碳,并且这种材料的纳米态则在第二个X射线衍射实验中,被完全证实了,因为这些奶白色质地的干燥后的固体残留物,表明了这种材料的超导属性。这验证了CO2纳米态的属性是白色粉末。或其固态物。
 
这是世界科学界首次发现,因为CO2气体不只在不施加任何压力,温度活能量的条件下被抽取到,同时还可以在室温下保持固态。

图.29就是图.21之红外线光谱分析图片所用的溶液中凝聚后的纳米碳。
 
据我们所知,这是历史上第一张记录了产生并保持于室温和通常大气压下的纳米CO2溶液的图片。
 
图.29 纳米CO2溶液
 
图.30 A,B 刀片上以及小瓶内的固体纳米CO2
 
 
图.30A,B,C和D是干燥的纳米CO2图片。这些是首次拍到的大气条件下的固态纳米CO2图片。这具有重要意义,因为纳米CO2或CO2的固体状态,迄今从来没有在室温下被观测到过。迄今所知到的这种气体的唯一固态,是当它处于冰块这样的冷冻状态(干冰)。

图.30 C 固体和胶体纳米CO2
 
图.30 D 室温下保存的固体CO2材料甘斯态。这个固体CO2不是干冰,而是类似精油的物质。
 
需要注意到的一个重要角度是,在被该溶液吸收的CO2和水之间不存在溶解含量,而一般在多数实验中,溶液中这些沉淀物或胶体与水之间,会存在溶解现象。
 
用这种CO2吸收技术提供了一种方法,只需要我们从环境里,或从有水的周边环境中抽取CO2,被吸收后CO2就可以简单的被排除,而不需要改变水质。
 
在实践中,我们曾从容器内的同一槽水里,多次收集过甘斯态CO2。唯一让那水量减少的要素是,蒸发,或成为了胶体的成分。
 
这是个非常重要而关键的特点,也是这个技术与当今科学化学领域的分水岭,令其成为独具特色的新型核引力系统。
 
就是说,如果该系统是基于化学反应的系统,水中的CO2成分机会被固定性的溶解,于是就会产生溶解饱和,这样水中可以容纳的CO2容量值,就会有上限。
 
通过对作者“宇宙造物之造物法则”一书中描述的引力系统的新理解,这些特别设计的,带有安装在特别位置的特质电极的系统,可以在这些电极的不同层内,创造出极强而又不可见的引力成和地磁场,于是这些电极就成为引力定位系统的组件,能产生出从水中,并跨越水的边界而从周围,吸收CO2分子的吸引性作用力,而这些纳米分子CO2,并没有发生与系统中水分子成分的通常性化学反应。
 
如果这个原理不是这样,那些深深浸没在液体内的电极,就不可能吸收液体上方空气中的CO2,并将它们带到电极材料之中来,而被连续性的被分离成独立的CO2分子。而我们已经持续几周,在同一个容器中,收集着这些材料。
 
在这个过程中,当CO2这样的材料变成其自身的纳米结构时,会像钻石一样封闭,所以它们可以保持一种,类似行星那样的自我维持性的引力系统,这个系统不跟任何物质的引力场或磁力场发生相互作用,从而获得了独立态的或纳米态。
 
将CO2甘斯溶液的水抽干后,该物质就成为胶体形态,颜色是乳白色。这胶体状CO2材料的溶液,触感类似汞,触觉有凉意,不过并没有太粘在其容器上。
 
这就是静止性核引力场和磁引力场抽取过程,迄今为止还没有被报告过。
 
在这种CO2的抽取方法中,在聚集到的纳米物质混合物与系统的水成分之间,没有发生溶解反应,于是就可以从系统的环境里,持续抽取到气体的甘斯残留物,而不会带来系统内水容量的减少。
 
需要瞩目的是,系统内水的容量,保持着相同水平。该系统可以无限长时间的持续运作,不断从周围环境,将CO2气体和其他气体,吸收到自己内部,于是通过引力原理,将气体吸引进入该系统,使系统的总质量和容量得到增加。
 
事实上,该系统通过吸收更多气体,而获得了额外的重量,质量和容量。这个现象在荷兰的实验室内,完成这个实验后被观测到了,该系统成分容量的增加,在该会议的结尾被提到,在四个小时左右的实验后,与实验开始时相比,瓶内出现了更过液体,并且还能用其制造的能量流,驱动了系统本身。
 
这个系统的通常现象是,当额外的气体被从系统外环境吸收进入系统,并转化成甘斯,它们就会沉积在溶液瓶的底部。图.30 E 是一张对视频录像的抓拍,显示了CO2的甘斯物质成分,实验后在主瓶内集聚成的雾状残渣。

图.30 E 瓶底的雾状残渣
 
用于抽取CO2并令其维持纳米物质态的原理和技术,可用于制造和研发真空系统,或能够用于获得未来太空技术中所需要的,高纯度真空条件的单原子重力吸引系统,或应用于在实验室内抽取特定的分子或微生物。
 
这个真空技术,可以不使用任何吸抽系统,或高真空压力泵,就简单获得,因为目前的技术,很容易就可以用来创造那些,迄今很难达到的跨星际太空条件。这些系统甚至不需要实际接触该用户系统,或靠近实际需要进行抽取的空间地点。
 
在宇宙中,这种单元磁引力场强度远离,正是被广泛用于某些行星或恒星以及太阳系的类型,它能够从他们的太阳系或银河系环境里,只定点抽取某个单独的合适材料。比如,以只含有极少物质材料元素,以纳米磁引力场为主的系统就是土星,其成分内容主要是氦元素。
 
事实上,我们演示的这个系统,是用来只抽取环境中CO2的式样。这些系统的运作可以自由改变并调整,而成为在不使用抽气机或任何化学过程等的前提下,用来从任何环境,抽取任何材料的系统。
 
甲烷CH4的吸收
 
在运行抽取CO2,产生有用电流之系统的过程中,因为这个系统的特殊构造,其一个特殊部分,开始从环境中吸收甲烷。
 
这时,该动力系统的一个部分的水成分,开始呈现蓝绿色或紫色,类似于被发表的固态甲烷的颜色。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个新材料的属性,我们进行了跟抽取CO2气体同样的实验,所获得的结果如下。
 
通过一个红外线光谱分析,清楚的证明,这个溶液具有促进CH4捕捉的能力,并在稀释的该溶液中,释放出CH4固态残留物,这是根据与上述CO2气体案例同样的原理。在溶液里对CH4的分离效果,在图.31 A和B中,通过蓝绿色水溶液以及试管中的同样颜色沉淀物可以被观察到。图.32展示了固态干燥纳米CH4粉末残留物。

图.31 A 纳米甲烷溶液

图.31 B 同种纳米甲烷溶液

图.32 固态纳米甲烷(甲烷甘斯)
 
制造电流的过程,以及观测到固态物质残留物的出现,表明了两个过程:
 
首先,系统开始从环境吸收甲烷,这是根据我们解释过的,主要是利用磁引力场来吸收二氧化碳CO2气体的同一个原理,这里例子里,只是由电极物质不同的层所产生的特定条件的磁引力场强度不同而已,这种新的磁引力场强度值,则能够促进该系统,在系统内,通过该系统,对新材料的抽取或吸收。
 
因为用于抽取CH4所需的引力场和地磁场,与CO2所需的磁引力场稍有不同,所以,要从环境里吸收CH4,则需要一种特殊组合的磁引力场。
 
通过从该溶液里收集并测试这个新材料,证实了从环境了抽取的是Ch4,这证明了该系统具备着,根据设定条件,通过在电极层内,产生不同的磁引力场强度,可以向系统内抽取或吸收不同的材料,比如可以用同一个系统,同时吸收CO2,或CH4。
 
第二,在该系统内,还能发成另一个过程,被吸收在系统内的CO2,通过与水的相互作用,而启动了CH4的生成过程,并释放出氧分子。
 
为了通过这个过程制造甲烷气体,需要一个CO2分子和两个水分子H2O。利用该材料从系统内吸收的能量,制造出了CH3基,然后形成了CH4分子。
 
这个过程,并不是个化学合成反应,而是被氢的的等离子体被吸聚合,并且因为镀膜或物质材料层内的磁场强度而悬浮并且保持,以及系统内的能量,国内共同推进了这个过程。
 
在传统化学中,一般认为,需要有至少八个质子的能量,才能获得这样的从CO2到CH4的转化。
 
通过使用我们的新系统,该系统内的材料可以发挥催化剂和产生磁场的作用,所以不需要(八个质子的)能量,但事实上,水之氧合氢的引力场和磁场等离子体,成了凝聚这个事件链条的磁场。
 
这就是为什么在类似的理论化学界案例中,需要能量来激发这样的一种转化,而通过我们的系统,则因为有氢作为自由磁性氧的姊妹基,而使该溶液成为磁性桥梁,让系统能够释放出比八个质子多得多的能量,所以它不是一个需要消耗能量的,引发同样过程的类比性化学反应过程。
 
在这第二种制造甲烷的方法中,系统设置中需要有些能发挥催化剂作用的材料。这种催化剂作用,通常需要八个质子的能量,才能产生,这些能量一般通过太阳光线来提供。
 
在我们这个转化CO2而制造甲烷和O2的系统里,是通过多层结构材料及其产生的局部性引力场来生成的。因为这些材料,具有从环境里吸收红外光线以及太阳光线的能力,这些新材料能促进甲烷和氧气的生成,并能够一天24小时释放能量。
 
所以事实上,通过这个新系统的开发,我们已经明确的证明了,光合作用的过程,需要一种红外线波段的磁引力场强度。通过这个过程,我们明确的证实了,为何植物主要是在夜间,进行其CO2到CH4和O2的转化过程,因为夜里行星的红外线辐射较高,并且夜里没有被太阳的磁场压制它们从地球表面向上的辐射。地球是个最佳的红外线供应商,这已经是个公认的事实。
 
后来,我们为了证实我们技术的正确性,就是我们不需要能量,就可以抽取CH4,并且其实通过我们的技术,可以创造能量,成为能量供应者,实验室的工程师们,答应将我们的系统,跟一个电风扇连接起来,检验是否这个系统所产生的动力,能够长期的驱动这一类的机器。结果表明,我们让图.33B所示的风扇,运转了一个多小时。

图.33 A 一个电子杂志的科学团队进行的实验
 
这个实验是在我们合作方杂志的记者以及工程师们在场的条件下实施的,并且全部被录像记录下来了。这个实验是在他们所在地的一个地下室实施的,没有任何日光(图.33 A)。
 
从环境中吸收并抽取CH4过程中的能量释放,与吸收CO2的同样过程相比,可以产生更多的能量和更强的电流。这个过程可以引起该系统更强电流的产生,而不是更高电压输出。
 
从环境里吸收CO2,并将其转化成甲酸,而释放出光合作用所需能量的过程,在我们系统一次运行视频中,已经被观测到。同时以甲基形态存在的CH3基阶段的甲烷气体,已经是产生有机材料的糖基的第一阶段。
 
所以我们首次演示了在这些系统中发生的,与大自然中一棵树内所发生的完全一致的光合作用过程。
 
这些系统不只从化境里吸收CO2,还能通过它们的转化过程,引起分子构造的氧之生成和释放。
 
为了证实,也为了能够揭示,在我们的系统中生成甲烷,氧以及氢物质之过程的发生,重要的是需要证明,我们在这个系统内收集到的甲烷纳米物质,与CO2纳米物质所显示的一样,具有超导性。
 
为了证明捕捉到的CH4固体材料奴有超导性,我们在一个根特大学(比利时)的一个实验室里,对这些蓝绿色固体残留物质,进行了X射线衍射分析。
 
图.34 纳米甲烷固体的超导性X射线衍射分析
 
图.34的这个实验的图形结果表明,X射线衍射证明了CH4纳米态,跟CO2类似,具有超导性。
 
与我们这种固态物质之材料属性,达到最接近匹配的化合物材料,是钯铍合金,不过只能匹配到其超导性的95%。跟纳米态CH4的超导性相对接近的物质一览表,在图.35的表中可以看到。
 
图.35 目前人类能够制造的,能够接近从该溶液中抽取的蓝绿色固态纳米甲烷质超导性的物质数据。
 
在图.36中列出了,通过X射线衍射获得的,对CO2和CH4纳米材料之超导性的对比和匹配,所获得的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纳米材料之超导性的类似性之对比结果。
 
图.36通过X射线衍射对CO2和CH4纳米材料之超导性的对比
 
CH4和CO2纳米物质的类似性属性,通过叠加它们的红外线光谱分析图,在图.37中得到了证实。
 
图.37液体CO2和CH4纳米物质的IR光谱分析对比
 
在这个图中,Z1区域内的CO2,表明了来自其环境的气态CO2,转化成了Z2区域内的甲酸。同样甲烷(Me)的释放,增加了Z1区域里可以看到的光谱机容器环境里的候选CO2容量,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对甲酸的,与CO2同样的释放过程,可以在Z2区域观察到。
 
图.38 图.37之CO2和CH4红外线部分的放大图
 
这解释了两个角度的事实,一是说明这个溶液在同时生成CO2和CH4抽取过程,并且,如前所述,这个系统具有通过抽取到的CO2与水发生连锁反应,而生成声称甲烷。
 
图.37 中扩大的Z1区域,在图.38中。而这些纳米材料之图形同等区域的叠加,则展示在图.39中。
 
图.39 图.37的碳元素的叠加与扩大区域
 
 物质的新形态

 
通过这种新技术及其潜在的物理性能力,将气体转化成同类元素之固体状态,让其原子或分子,成为自己纳米物质的容器,迄今为止,只知道气体可以成为其容器的形状,而这种新的物质状态或通常室温和气压环境下的固态气体,它本身成为了气体的纳米态。物质的这种新的存在状态,是一种世界科学界还没有发现的物态,需要被看作一种新的物质状态,或物质的第五态。
 
通过我们技术中制造的物质,我们认为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以及暗物质,是我们迄今知道的前五个物质存在状态。
 
这是因为,呈现固定形的气体之新纳米态,并不具有迄今所知道的同种物质之其他物态的任何特征或外貌,也不同于任何我们迄今知道的任何物质的任何物态。
 
对这些纳米态的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气体的红外线和X射线衍射分析表明,这些物质呈现类似超导材料的属性,而在当今的科学知识中,从来没有认为它们物质成分中的氢或碳氢元素的气体分子状态,是超导材料。
 
对于我们目前的知识而言,这些水平上的超导体,主要是呈现钻石晶格结构或sp3物质状态。等同于这些物质的物理性气体,被科学界称为味道。
 
所以,正如我们在实验中发现,并在本文中,展示了这些物质的固定形态,在物质的这种新状态里,一个气体的分子变成了自己的纳米态,并成为并呈现物质的有形状态,其实需要一个新名称,来指代这种物质的来源,就是它来源于 气体的固形纳米态,缩写称为甘斯。其实这个新名称,不仅清晰的表明了这种物质的来源是气体,同时还清晰地解释并描述了这些物质的属性和特征。
 
这些新属性是,超导性,色泽,单一颗粒等,在同一个分子内,成为自己的纳米态,并成为自己的固形物质,但是具备这完整的气体分子结构,其引力和磁力都具备封闭性和单一性。它依然处于自己的气态,但因为成为了自己的单原子或单分子结构,而呈现了固态物质的特征。所以今后,我们不再称这些物质气体的纳米态,或纳米CO2,而是称其为CO2的甘斯。
 
这些甘斯态物质或固态的史上第一张照片,在图.30-D中,显示了胶体或干燥状态的CO2。图.31A和图.32B展示了史上最初的液体CH4甘斯,而图.32展示了其干燥粉末。
 
通过实验,将两种不同甘斯,小心的混合在同一种溶液里,很清晰的发现,这些材料并不产生混合,或并不产生相互间的化学反应。在溶液里,每种物质的每种甘斯,都保持与其它物质的分离性,并保持其原本的甘斯状态。图.40展示了一种溶液里混合的三种甘斯,它们一直没有发生任何化学合成反应,比如,这可以通过瓶底的绿色沉淀物,得到证实。
 
同样,在世界科学界,通过对这个技术的理解,我们首次捕捉到了固态气味。但问题是,它们是否会在这相应的sp3结构中,还呈现跟气态一样的气味?这些都是未来需要被回答和探索的课题。
 
在生成并抽取甘斯的同时,这些系统还能不通过燃烧油料,就制造能量,并且可以通过任何系统生产甘斯,也可以用于任何目的,比如,用于产生,能制造稳定的可以创造磁引力场之能源的,引力场作用力,或产生动力驱动引擎或电灯。
这种新能源,需要一种清晰的分类命名。我们将这种清洁的,通过磁场强度或电能量来制造能量的方法,为气体固态纳米能量,或缩写成甘瑟GANSE,或坚固气体能量,缩写为改思GES。
 
图.40 溶液中不同甘斯不混合,或不产生化合而保持分离状态
 
事实上,在人体内将气体和磁场组转化成甘斯态物质的过程,就能释放能量,并且这能引起身体产生热量,它在地球大气层磁引力场强度的人类和多数动物身体内,以37ºC的体温形式显化。
 
这就是为什么,甚至在地球之海洋的最深最炎热的地点,以及火山喷火口,或冰冻的极地,也能发现生命存在,因为物质甘斯态的生成和相互作用,无论是原子甘斯态还是分子甘斯态,都跟外界温度和气压无关。
 
此技术的意义及应用
 
在上述讨论技术的研发中,我们揭示了如何通过从环境中吸收CO2,无论是在地球上,或在一个飞船内,这个气体都可以被用于生成那些用于维持生命的能量和氧,而不需要这些气体的额外储存,因为人类本身就可以成为CO2这种主要物质元素的提供者。
 
这种新技术,为行星地球目前的,因为燃烧油料,以及大量畜牧农场产生的甲烷气体,而导致的全球温暖化环境问题,提供了一个救命稻草。通过利用这种新技术,可以首次成功的从大气层抽除这些气体,同时将其转化成固体或液体,并还原成地面的固体物质。
 
这种新技术的研发,首次表明并让世界科学能够成功的在室温和通常大气压下,吸收并维持了二氧化碳或甲烷的固体状态。
 
通过从该溶液中蒸发水分,可以产生粉末态的固体二氧化碳CO2和甲烷CH4气体的甘斯材料。在更大的舞台上,可以有不同的应用,比如制造业,可以加入这些材料,影响那些物理材料或不同物质的属性,或用这些材料制造新种类的物质。
 
这些新甘斯物质,比如,还可以作为生物纳米过滤材料,它们的纯度或甘斯分子尺寸,能够用来确定那些被过滤的物质,比如癌细胞,细菌或其它物质。
 
通过这种新技术的应用,在未来可用于维持清洁的环境,而保全生命循环,因为它能够清理那些人类载过去的世纪里,因为使用地球的石油而产生的废物。
 
这些新系统,将会如地球上的树木一样运作,并且只通过简单的将CO2转化为氧气,就能为未来太空系统的乘客服务,这些系统可以满足生命的基本需求,而人类本身,就能成为让该系统维持功能周期所需的CO2的供应者,而保障人类自己的生存。
 
在我们的实验中,在持续进行的CO2吸收以及能量生成过程中,系统的一些部分,开始产生甲基。这是个有意义的过程,因为它表明在这个系统运行过程中,发生了有机过程。
 
还有,利用我们这个简单的稳定引力系统,产生的这个与其水成分以及环境里的氮相互作用的过程,可以被用于制造自然性的糖,淀粉,和蛋白质。
 
这个简单系统,不仅可以用于从环境里清除CO2,同时这同一个CO2还可以用于跟系统内特定物质的反应,而释放能量和氧。并且同时还可以产生CH3和甲烷,以及甲酸,并通过加入氮,而生产出能够用于未来太空飞船之人类乘客的食物供应的蛋白质,因为他们吸入氧气而排出CO2。
 
通过对本文揭示的这个技术的研发,可以认为,完成我们太空旅行技术所需的那些应用系统完成版的最后一个步骤,已经被达成了。
 
这些抽取CO2的系统,根据其上文描述的运作属性,能够成为未来太空飞船的自然性备用能量系统,和真空系统。
 
该技术在这个章节的完成,意味着我们已经研发并获得了一个完整的,能够在太空内支持生命的集成性系统。我们通过其它章节,已经揭示过通过引力作用力定位的运动系统,通过纳米材料,我们揭示了在宇宙空间制造物质,以及制造那些可以生成满足人类食物与生存资料的物质的技术。然后我们还揭示了如何生产食物的系统,并通过我们的医疗应用章节,揭示了疗愈系统的制造法。在能量系统这节,我们揭示了如何通过简单的自然过程,生成能量,最后我们揭示了通过抽取CO2并利用它来生成人类在太空生存所需氧气的技术,展示了如何制造自我封闭循环环境,来维持生命。
 
所以通过这个新技术,人类可以生存于未来的太空飞船内,人类本身就可以成为二氧化碳的储存者和提供者,从而也就是自己本身生存所需氧气的提供者。所以人类自身就成为一个转化系统,自身就足以在外太空,或地球上的食物缺乏或自然灾害期间,维持生存。
 
这个系统的属性,让我们获得了首次呈现一个完整的,全天候性能量板,以及其它所有作为新科学,出现在本文中的要点的特供。
 
结论
 
通过我们研发并揭示的简单新方法,确认了能够制造具备新属性之新材料,我们已经能够清晰的制造并证明了,在不使用任何化学反应,加温和加压的条件下,只是通过在系统内创造一个简单的局部小型地磁场和引力场,就跟宇宙中的自然过程一样,可以容纳,抽取气体,并将其转化成固态物质,并且在宇宙中也同样生效。
 
这些场,被隐藏在这个系统内的,被选作这些系统结构之电极的多层结构物质内。
 
在图.40的照片内,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物质是普通固体,并且能够将其作为作跟其它固体一样来操作。
 
从这些物质和溶液的红外线光谱分析和X射线衍射分析,可以清晰地看出,从环境中吸收或抽取出来的甘斯物质,是非常纯净的纳米态,他们的光谱记录数据与CO2气体的理论图形非常接近。从这些气体溶液的实际样例得出的图中,以非常清晰而独立的完美线条,显示出了这种物质的纯度。
 
同时我们还验证了纳米气体具有与宇宙中金属和半金属物质类似的特性,他们变成或获得了导体和超导体以及超绝缘体的属性。对这些甘斯之这些属性的发现,解决并回答了世界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领域里,关于行星,恒星和太空物质的融合,移动和运动的很多不能回答的问题。
 
本论文以简洁的展示手段,及其超前推进的知识,将会带来一些用于解决科学界所关心的,气体和固体等多个课题的,新的根本性解决方案。
 
比如,我们可能找到一种方法,解开物种起源的秘密(研究地球上的生命是如何起源于无机物质),或如何在太空中通过局部超导条件创造蛋白质。
 
利用这些简单动力单元运作所获得的知识,可以研发出各种用于制造真空,创造物质,抽取物质以及转化物质等的新系统,可以说,这篇论文,为在未来科学和太空技术领域,为人类打开了一个新的未知地平线。
 
我们揭示并清晰证明了,我们不需要那些各种类型的机器,就可以从环境制造或抽取物质,并通过单纯遵循宇宙的引力场和磁力场作用力法则,就能够创造出物质,还可以从同系统抽取能量,并在该过程中完成更好的结果。
 
更多图片
 
下列图片是一些在该系统运行时,吸引到的不同物质的样例。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获得了六种不同的甘斯态化学元素,在样例试管内可以看出,它们每种都具有独特的颜色。它们是在该系统运行过程中,被抽取出来的,并在其过程中产生了能量。这里展示的某些材料,在它们转化成甘斯态之前,没有对其原始气体混合物进行过IR和X射线衍射光谱分析。
 
图.41 迄今为止被该系统吸收的六种不同的甘斯态材料(2010年1月5日)
 
图.42 被该系统吸收的两种不同的甘斯态材料,我们认为它们是有机气体。它们呈现不同的桔黄色。
 
图.43 被该系统吸收的CO2甘斯态。它的溶液里含有片状固体。
 
图.44 与图.43同一种溶液的不同视角
 
图.45 被该系统吸收的未知甘斯态材料混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