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史科技解析3:光的产生与造物原理(6)
发布时间:2015-08-12
作者:高维之灵

    那么我们如何去制造某种特定强度的磁场流呢?我们这个时候,就需要去观察,地球自己是怎么在环境里生成水的,它制造了一个什么样的磁场环境,然后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环境,或是复制产生这个磁场环境的条件,制造出同样的磁场环境。
    我们在自然环境里可以发现的第一个在空气中制造水的例子是——露水。这个现象发生在清晨,在池塘的荷叶里面就可以找到这些“露珠”,把这些“露 珠”收集在一起,就是我们说的露水。关于“露水”形成的传统解释都是美丽的童话故事,你可以继续保留这些童话故事,但我们现在要在本质上去解释这些露水形 成的真实原理。这些露水形成的原因与我们前面解释的水的形成原理是完全相同的,为什么是清晨呢,就是因为清晨太阳出现了。我们前面解释了,要将等离子体H 和O组合在一起,需要某个特定强度的磁场流,这个“特定”是关键,也就是说,并不是什么强度的磁场流都会将等离子体H和O组合在一起形成H2O分子的,这 是需要特定条件的。那为什么在清晨太阳快出现的时候会产生制造水需要的特定强度的磁场流呢?这是由于地球的磁场强度与太阳的磁场强度是存在强度上的差异 的,当太阳的磁场流与地球的磁场流相互作用的时候,由于强度上的差异,高强度的磁场会流向低强度的磁场,在高与低之间就会产生一个不同强度的、逐渐减弱的 磁场光谱,也就是在这个磁场光谱上,产生了很多、很多、无数不同强度的磁场流,而在这个产生的无数不同强度磁场流之中,就刚好存在一个可以产生水的、特定 强度的磁场流,在这个特定强度磁场流的作用下,水就在空气中生成了,生成的原因,也许是空气中的气态水转变成了液态水,也许是等离子体H和O组合成的。
    我们在身边可以发现的另一个在空气中自然生成水的例子是,在房屋的一楼和地下室一楼的地面和墙壁上,这些地方会非常潮湿,而且在管道壁上会生成 水,严重的时候会滴水,这并不是管道破了漏水,而是这样的环境是地球的磁场流与太阳的磁场流相互作用的交接面,在这个交接面的环境里面,就会很容易产生生 成水所需要强度的磁场流,导致在空气中自然生成了水,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地方常年潮湿,另一个地方常年干燥的原因,这是由那个环境中存在的磁场流的强度所决 定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冬天开车的时候,车的玻璃上会生成雾水,这是由于车内与车外的温度差异所制造的,我们前面已经解释过温度就是磁场,温度的差异,就 是不同强度的磁场流,玻璃上会产生水的原因是,车内与车外制造出了两个磁场强度上的差异,产生了一个不同强度磁场流的光谱,在这些不同强度磁场流的环境下 就出现了生成水的条件,而刚好玻璃在这些磁场流的中间,玻璃就把这些空气中生成的水给接住了,这就是温差会产生水的原理。
    如果人们能找到这些可以生成水的、具有特定强度磁场流的自然环境,就可以制作出一个容器,把这个容器放在这个磁场流的环境中间,这个容器就可以收集在空气中产生的水,这就是利用环境、0成本在空气中获得水的方法。
    这就是在自然环境下水在空气中产生的原理,只要环境中不同强度的磁场流相遇、相互作用,产生一个磁场流的光谱,而在这个磁场光谱中刚好出现了生成水的特定强度磁场流的条件,这个时候,水就会在空气中自然生成。
    这个过程也是空气中雨水产生的原理,也就是为什么天上会下雨的原因。我们前面解释过,温度和风就是我们所定义的磁场流,当在大气层里面不同强度的 磁场流相互作用,大面积的制造出了生成水的磁场条件,就会生成大量的雨水落到地面上来,如果这个特定强度的磁场流条件一直不变,就会一直在空气中生成水, 就会一直下雨,极端的情况会导致地面洪水泛滥,所以,这绝对不是什么老天爷的惩罚,只是在环境中刚好形成了生成水的条件而已,而改变的方法是,去制造出强 大的不同强度的磁场流,让这些磁场流穿过大气层,去改变大气层的磁场环境,当环境的磁场条件改变了,无法在生成水了,雨自然就停了。
    如何制造出强大的不同强度的磁场流去改变大气层的磁场环境,有两个方法,第一个,使用像凯史制造的等离子体反应器之类的装置,利用装置产生不同强 度的磁场流去改变大气层的磁场环境,这样就可以控制天气了,本质上就是在大气层中大面积制造水,所以,天气在未来是可以被人类调节和控制的,需要什么样的 天气,在大气层中制造出相应的磁场环境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控制天气的方法,就是利用人体这样的等离子体去发送不同强度的磁场流来改变大气层的磁场环境。这个方法需要一个集体来共同完成,需要很多 人聚集在一起齐心协力,这个需要集体的力量,靠个人是非常困难的,具体做的方法是集体冥想,所有人发送同一个意念和愿望到大气层,每个人发送自己的一部分 磁场流,当集体的磁场流聚集在一起,就会非常强大,就会改变大气层的磁场环境,所以,人们用这个方法可以控制天气,但前提是:团结。
    为了更深入的解释地球上分子的组成是由环境中的磁场流所决定的,我们在举一个人们都熟悉的例子,那就是H2O分子是如何被分解成H2(氢气)和O2(氧气)的。
    第一个方法,是利用电流。我们在第一篇文章中就解释过,电流就是磁场流,电流穿过H2O分子,就是磁场流穿过了H2O分子,结果在电流这个级别的 磁场流的强度下,等离子体H和O就没有办法组合成H2O分子,而是组合成H2(氢气)和O2(氧气)了;
    第二个方法,利用某种强度的射线。我们对射线的定义是,方向集中、密集的磁场流。所以,射线就是磁场流,将某种射线穿过H2O分子,就是某种特定强度的磁场流穿过了H2O分子,原理还是一样,结果生成了氢气和氧气;
    第三个方法,利用磁铁。磁铁的原理是,组合成磁铁分子结构的原子等离子体的组合排列非常整齐,原子等离子体之间的间隙和空间非常整齐、通畅,环境 中的某个特定强度的磁场流在穿过这些间隙和空间的时候,全部非常整齐的、集中向同一个方向流动,所以,磁铁的一端是磁场流动的入口,另一端是出口。当一个 磁铁A的磁场流出口端与磁铁B的入口端相对的时候,环境中某个特定强度的磁场流就会从磁铁A的入口端流入,穿过磁铁A,从出口端流出,然后又直接流向磁铁 B的入口端,穿过磁铁B,从磁铁B的出口端流出,整个过程,环境中某个特定强度的磁场流,就直接同时贯穿了磁铁A和B,从表象上看,磁铁A和磁铁B在环境 中这个磁场流的推动下产生了运动,相互吸引在了一样。
    如果地球上没有人类的存在,地球上所有的磁铁是不会将两个相同的磁场流端口相对的,也就是入口端相对或出口端相对,而在表象上产生磁铁A和磁铁B 相互排斥的现象。这种排斥现象的产生,并不是在自然的作用力下产生的,而是人类自己施加了一个磁场流外力给磁铁,强制性的用自己的磁场流外力去对抗自然环 境当中穿过两个磁铁的磁场流,这种人类给磁铁施加的磁场流与环境当中穿过磁铁的磁场流相互对抗、相互碰撞,就制造出了两个磁铁相互排斥的现象。很简单的道 理,如果没有人去碰磁铁,磁铁在自然环境下只会相互吸引,而不会相互排斥,你永远看不到磁铁相互排斥的现象,只能看见它们相互吸引的现象。
    所以,我们对磁铁同性相斥的解释是,这个排斥现象是人类对抗自然环境当中磁场流的结果,在宇宙里只有一个作用力,它来自等离子体中心向外扩展和螺 旋的磁场流,而且这个磁场流是一个循环,它没有对立面,没有任何其它的力去对抗它,它永远都是在流动的方向上寻找磁场的入口,它绝不会流向宇宙中其它任何 一个等离子体的磁场出口端。所以,在宇宙里没有对立面、没有对抗,只有“一”,是人类自己制造了对立,去对抗环境当中的来自“中心等离子体”的磁场流。
    现在,我们继续解释如何用磁铁把H2O分子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其实还是同样的原理,制造磁场流。把不同强度的环型磁铁相互组合、排列,产生一个具 有不同强度的磁场流光谱的环境,然后把水放在这个环境里面,水就会自动全部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如果你使用的是永磁铁,你利用水来制造氢气和氧气的成本几乎 为0。
    第四个方法,利用“声音”。我们已经解释过,声音就是以“波动”形式流动的磁场,还是同样的原理,利用声音制造磁场流,去寻找某个频率的声音,这个频率的声音会直接把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
    第五个方法,利用添加剂。去寻找一种或多种分子结构的物质,把它们和水混合在一起,它们就会全部分解成单个的原子等离子体,然后在这个新环境的磁 场流推动下相互寻找新的磁引力场平衡,平衡的结果是,产生了氢气和氧气,或其它任何可能的分子组合,比如,水变成了可以燃烧的油、或可以食用的油、或蛋白 质、或其它任何分子组合,这取决于在这个环境中产生了什么强度的磁场流,以及有哪些原子等离子体,原子等离子体在这个环境当中是“平行等离子体”,“平行 等离子体”之间是不可以融合、不可摧毁的,所以它们组合成分子后,原子等离子体的数量是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的。
    我们现在就完全解释了造物原理的第一个层面,但造物是同时发生在三个层面的,还记得我们解释的等离子体在宇宙中的三层关系吗——中心等离子体、平行等离子体、内部等离子体?
    我们说过,如果你理解不了这三层关系,你就理解不了造物的原理,我们前面所解释的,是全部发生在同一个“中心等离子体”地球内,原子级别的“平行 等离子体”之间相互作用、寻找磁引力场平衡后组合成分子结构的造物原理,这只是造物的其中一个层面,而在另外两个层面,同样发生着相互作用,我们在下面简 单的了解一下,我不想在过多的解释了,这篇文章已经太长了,我想快点结束这篇文章,本来想单独讨论月球、金字塔和麦田圈等等之类的地球上的各种现象和原理 的,这些确实都跟外星智慧生命有关系,如果在写这些内容,这篇文章就太长太长了,不知道写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了。
    我们还是简单的介绍一下造物的另外两个层面。
    造物的第二个层面——“内部等离子体”
    等离子体如何维持“内部等离子体”整体的磁引力场平衡,这个就是造物的第二个层面,简单点,就是等离子体为了获得内部的平衡,会产生“分裂”和 “融合”。等离子体会把内部的等离子体和磁场释放到环境里面,或是吸收环境当中的等离子体和磁场,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内部等离子体”整体磁引力场的平衡。
    造物的第三个层面——“中心等离子体”
    在地球的自然环境下,分子结构的物质是由原子级别的等离子体在地球作为“中心等离子体”的磁场环境下获得磁引力场平衡的结果,但如果分子结构的物 质被植物、动物和人类这样的等离子体吸收到内部了,那这些分子结构的原子等离子体的“中心等离子体”就被改变了,就不在是地球了,而变成植物、动物和人类 了。
    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就解释过植物、动物和人体都是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就是一个小宇宙。我们以人体这个等离子体为例,来解释“中心等离子体”层面 的造物原理。比如,现在有一个面包,这个面包在地球的自然环境下,这个面包是不同分子结构的组合物质,而这些分子是原子级别的“平行等离子体”在“中心等 离子体”地球的磁场环境下组合的结果。现在有一个人就把这个面包吃下去了,这个面包所有的分子就进入到这个人体等离子体的内部了,对于组合这些分子的所有 原子等离子体来说,它们的“中心等离子体”就从地球变成了人体,这个时候,所有的原子等离子体就需要在人体这个新的“中心等离子体”的磁场环境下寻找磁引 力场的平衡定位,组合成新的分子结构,然后人体等离子体就会根据自身的需求去吸收它所需要的,释放它不需要的,这些不需要的分子组合就以“排泄物”的形式 排出体外。
    当人体把“排泄物”排出体外后,“排泄物”所有原子等离子体的“中心等离子体”又从人体变成了地球,就需要在“中心等离子体”地球的磁场环境下寻 找新的磁引力场平衡。当这些“排泄物”又被一条狗吃下去的时候,“排泄物”所有原子等离子体的“中心等离子体”又从地球变成了狗,就需要在“中心等离子 体”狗的内部磁场环境下寻找新的平衡。
    这个就是我们所定义的“中心等离子体”层面的造物原理,而凯史所定义的甘斯,就是在这个层面的造物。我们以CO2分子为例来解释它与CO2甘斯的 区别,CO2分子不是单个的等离子体,而是1个等离子体C和2个等离子体O在“中心等离子体”地球的磁场环境下平衡后组合的结果。当我们用纳米铜线和普通 铜线连接在一起的时候,由于磁场强度的差异,就产生了一个特定强度磁场流,当这个磁场流穿过盐水的时候,在这个磁场流的推动下,环境当中的一个等离子体A 就被这个磁场流推进盐水里面了,等离子体A为了在这个盐水环境中获得磁引力场的平衡,以及“内部等离子体”整体磁引力场的平衡,它就从环境中吸收等离子体 和磁场,结果就把环境当中整个CO2分子的3个原子等离子体给吸收了,这样等离子体A就成为了CO2分子3个原子等离子体的“中心等离子体”,并在这个环 境中获得了磁引力场的平衡,这个等离子体A就是凯史所定义的甘斯,凯史把它称为“CO2甘斯”。所以,甘斯就是环境当中单个的等离子体,我们定义为分子级 别的等离子体,它的质量(磁场总含量)远远超过原子级别的等离子体。也就是说,甘斯所具有的能量超出了原子等离子体好几个数量级,不是原子等离子体可以比 较的,它们已经不在同一个维度或次元了。
    这样我们就解释了造物的三个层面了,具体细节我就不想在谈了,我希望快点结束这篇文章,我就直接简单的解释一下光的产生。
    光就是我们之前定义的圆柱体等离子体,所以,光是等离子体,不是定向、集中的磁场流(射线),光是宇宙的旅行者,当球体等离子体在环境中的磁场流 推动下,产生快速运动的时候,球体会被拉长,成为圆柱体,这个就是光。光在旅行的过程中总是保持与环境产生的摩擦最小、损耗最少,当摩擦变大时,光会停下 来,转变成球体等离子体,在环境中所处位置的三个层面同时去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
    我们的理解是,光具有不同的磁引力场强度,存在于整个宇宙所有强度的磁场环境里,也就是说,在宇宙里没有“黑暗”的存在,一切都是在发光的,宇宙 里从来就不需要电灯。这意味着,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在发光,我们的身体在发光、植物在发光、动物在发光、石头在发光、空气中的每一个等离子体都在发光,我们 存在于一个光的世界里。
    既然宇宙里并没有“黑暗”的存在,那为什么在人类的体验里会感受到“黑暗”呢?
    我们的理解是,“黑暗”这种体验是人体自身制造出来的,也就是在视觉体验上,把自身限制在了一个非常非常窄的磁场强度的光谱带里,也就是只能在环 境里看见特定磁引力场强度的光,超出了这个特定磁引力场强度的光,就被人体的视觉感知系统给“屏蔽”了,这种对光的“屏蔽”,就制造出了“黑暗”的体验。 所以,如果不想体验“黑暗”,只要扩展人体视觉感知系统对光的感知范围就可以了,凯史在网络教学里谈到一个办法,就是将某种强度的分子级别的等离子体(甘 斯),注射到人体大脑特定部位的液体里,这样就会改变大脑的视觉感知系统对光在磁引力场强度上的范围,也就是说,会在环境中看见其它更多不同磁引力强度的 光,这些光一直就在我们生存的环境里,只是被人体的大脑”屏蔽“了,看不见而已。
    如果这样的方式在未来实现,人类将会告别“黑暗”,“夜晚”会在地球上消失,人类在地球上会永远感受到白天,现在的“时间”将变得没有意义,每个 人都会活在当下,按照每个人自己的作息去安排生活,人们都会在“白天”睡觉,生活方式跟现在会完全不同。
    如何改变被人体的大脑“屏蔽”的光,让这些光变得对人体可见,是有一个办法的。我们用一个例子来解释这个原理,比如一个风扇,当它静止的时候,人 眼可以清晰看见风扇的叶片,当它旋转的时候,人眼就看不清叶片了,但仍然可以看见叶片在那里,可一旦叶片旋转的速度超出了人眼视觉系统感知的极限,人脑就 会“屏蔽”掉对叶片的感知,也就是说,人眼看不见叶片的存在,但事实上,叶片一直都在那里,它从来没有消失,只是人体忽略了它的存在而已,在大脑里面把它 “屏蔽”了。如果要让叶片重新被人体可见,方法是降低叶片旋转的速度,所以,“减速”就是办法。
    我们要把环境当中的光变得对人体可见,办法同样是“减速”。如何减速呢?凯史在解释地球上的太阳光是如何产生的时候,就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当地 球的磁引力场与太阳的磁引力场相互作用、摩擦的时候,就会产生被人体可见的光,这就是地球上太阳光产生的原理。
    用我们的方式解释就是,光是运动中的圆柱体等离子体,光是在环境中的磁场流推动下产生运动的,磁场流的运动速度决定了光的运动速度,当磁场流减速 时,光的运动就减速了。所以,只要制造两个相反方向流动的磁场流,让它们产生摩擦,就像刹车系统那样,摩擦就会导致减速,磁场流相互的摩擦,就会导致磁场 流减速,这样,光在减速的磁场流的推动下,也就一起减速了,当光减速到可以被人体的视觉感知系统接收到的时候,人眼就看见这个光了。
    整个过程就是可见光产生的原理,人们制造的所有电灯和照明系统,产生可见光的原理全部是相同的,都是在制造磁场流的“减速”效果,不同强度的磁场 在相反方向的流动而相互摩擦,就会让磁场流产生“减速”的效果,最终导致光的“减速”而变得被人的肉眼可见。凯史在网络教学中就介绍了一个用分子级别的等 离子体(甘斯)和鱼缸这些材料来产生可见光的方法。只要将不同磁引力场强度的甘斯利用鱼缸的水流产生运动,制造出两个相反运动的磁场流去相互摩擦,就会导 致磁场流的减速而产生可见光,按照凯史的说法,用一个鱼缸就可以照亮整个城市200年。而事实上,光一直都在环境里,宇宙里从来就不需要产生光,当一个球 体等离子体在环境中运动,转变成圆柱体等离子体的时候,这个圆柱体等离子体就是“光”,而在宇宙里,所有的等离子体都在运动,这就意味着,“光”遍布整个 宇宙,在宇宙里不存在“黑暗”,“黑暗”是观察者自身对“光”的“屏蔽”所产生的一种体验。
    在最后,我们将对如何利用人体来产生、控制不同强度的磁场流做出解释,然后结束这篇文章。
    人体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所以,把整个人体作为一个“中心等离子体”,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体内部的所有皮肤、器官、骨 骼、肌肉、血液、组织、细胞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分子级别的等离子体(甘斯)和原子级别的等离子体的组合体。所有人体内部的这些等离子体,全部都是在整 个人体“中心等离子体”的磁引力场环境下寻找平衡。
    简单点,人体的整个物理身体是被一个“中心等离子体”覆盖起来的,也就是说,整个物理身体所有的等离子体,都是这个“中心等离子体”的“内部等离 子体”,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假设了物理身体(内部等离子体)在人体“中心等离子体”的总含量比例中占1%。所以,如果人体“中心等离子体”把这个1%的 “内部等离子体”分离出去了,那人体“中心等离子体”就会失去这个部分,但人体“中心等离子体”内部还剩下99%的部分,还会继续在宇宙中存在。
    这就是我们所解释的,在宇宙里“死亡”是不存在的,等离子体在宇宙里是不可毁灭的,它可能会与环境中其它的等离子体融合,其中一个小等离子体会成 为另一个大等离子体的“内部等离子体”;或者,一个等离子体把自己“内部等离子体”的一部分分离出去,这个时候,分离出来的那部分等离子体,就从这个等离 子体的“内部等离子体”变成为“平行等离子体”了,它们只是在关系上发生了改变,它们仍然保持着自己的完整性和独立性。
    所以,宇宙中一切的等离子体,一旦它们存在,就会永远存在,它们是不可毁灭的,是彼此完全平等的,曾经有人问凯史如何摧毁CO2甘斯,凯史回答, 等离子体是无法摧毁的,你不可以摧毁它,但你可以用火去烧CO2甘斯,将它转变成CO2分子。我们对这个过程的解释是,CO2甘斯是一个单独的分子级别的 等离子体,它的形成我们前面已经解释了,是环境当中的一个等离子体A作为“中心等离子体”把CO2分子给吸收到自己的内部了,使CO2分子成为等离子体A 内部的一部分,当我们用火去烧等离子体A(CO2甘斯)的时候,“火”制造出了一个“波动”磁场流去冲击等离子体A(CO2甘斯),等离子体A为了在这个 “波动”磁场流的环境下获得磁引力场的平衡,就把“内部等离子体”CO2分子给释放到环境里面去了,产生了一个分离,这个时候,环境中就出现了CO2分子 的存在,而等离子体A由于对于人类的感知系统来说是不可见的,所以忽视了等离子体A的存在,但其实它一直就在环境里。
    所以,宇宙中的等离子体是不可摧毁的,所有的等离子体之间都在宇宙的环境中建立、寻找不同的关系,这个关系就是我们一直在解释的三层关系——中心等离子体、平行等离子体、内部等离子体。
    我们现在理解了人体的物理身体部分是被人体的“中心等离子体”覆盖的,物理身体一切等离子体的组合和运动,都是在人体“中心等离子体”内不同强度 的磁场流推动下所产生的结果,无论是四肢的运动、说话、唱歌、跳舞、走路、奔跑,还是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肌肉的收缩、细胞的运动、分子的组合等等, 一切的运动和结构的组合,全部来源于人体“中心等离子体”不同强度的磁场流,这个磁场流决定了人体物理身体这个部分的一切活动与生命,是这个磁场流决定了 人体物理身体是“活的”、还是“死的”。当人体“中心等离子体”把物理身体这个部分的全部“内部等离子体”分离出去的时候,组成物理身体的全部等离子体, 就从人体的“内部等离子体”的关系中变成了“平行等离子体”,这个时候,人体等离子体与组成物理身体的所有“平行等离子体”就没有关系了。
    从人类的感知角度来看,组成物理身体的全部等离子体的集合体,就是人们一直在说的“尸体”,这个“尸体”是之前被那个“活着”的人体等离子体所分 离出去的1%的部分,而那个人体等离子体另外还有99%的部分仍然继续“活着”,并且就站在这个“尸体”的旁边,并且看着这个“尸体”。就像我们在上篇文 章中所解释的那样,“尸体”旁边的人们会看不见这个仍然“活着”的、就站在他们身边的、那个他们熟悉的、还保留自己99%部分的人体等离子体(死者),如 果有人看见了这个“死者”,这个人会说:我见鬼了。或是:我看见他(她)的灵魂了。
    站在我们对生命的理解层面上,“生命轮回”是不存在的,生命是永恒的、是持续的、是不间断的。在我们上面的例子中,那个所谓的“死者”,他的生命 并没有被中断或间断,他一直都在持续,如果他愿意、并且有经验和能力,他可以选择让那些看不见他的人可以暂时的看见他,但这样的事情很少见,这些刚“死” 去的人,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能力,即使有能力的人也会担心吓到其他人而不会这么做。对大多数人来说,有的会困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还以为自己生病了、在做 梦、或出现幻觉了;有的人感到愤怒:那些王八蛋告诉我,人死了就消失了、一切都结束了,为什么现在一切都没有改变,我还站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的 人很兴奋,他们对这个新环境和自己的状态非常好奇,他们会去探索这个新世界,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这就是凯史所说的,人们会自己审判 自己,自己决定自己的去处,在宇宙里,没有审判、没有惩罚。
    我们解释了人体物理身体部分的一切等离子体的运动和组合都来源于“中心等离子体”内部不同强度的磁场流,那人体里这些磁场流是如何产生和控制的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们是如何移动自己四肢的呢?我们是如何移动自己手和脚的呢?我们是怎么产生声音去说话的呢?我们是如何走路的呢?我们是如何唱歌、跳舞的呢?我们是如何操作工具的呢?……
    我相信每个人都在做这些事情,也知道如何去做这些事情,不需要学习任何公式、不需要数学计算。一个婴儿一出生就知道怎么哭、怎么笑、怎么呼吸、怎 么吃东西、怎么移动身体;一条狗知道怎么在地上行走、奔跑;一条鱼知道怎么在水中游;一只鸟知道怎么在天空飞翔。实现这一切运动的钥匙,就是:意识。
    所以,控制人体所有“磁场流”的,就是人的“意识”,人体一切运动的产生,是来源于人体“中心等离子体”不同强度磁场流的推动,而控制磁场流强度和方向的是“意识”。
    这意味着,“意识”是宇宙中一切运动产生的控制者,“意识”指引磁场流的强度和方向,“磁场流”推动等离子体产生运动,等离子体在运动中寻找彼此 的位置、建立彼此的关系。宇宙的起源,来源于创造者的一个“意念”,宇宙的演化,来自于创造者无数“意念”的分裂与相互作用。
    现在,我们可以结束这篇文章了,我们解释了整个宇宙的创造与运作的原理,就像凯史说的:人类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最后给所有人的建议:
    如果你想理解我们的造物理论,或是理解凯史所有的教学,我建议你们把“物质”这个词汇在思想里给去掉,全部改成“等离子体”。同时,为了把我们的 简化版等离子体理论与凯史的教学衔接在一起,我们需要对几个概念做出解释,凯史在网络教学中所说的“磁引力场”,就是我们所说的“磁场流”;我们定义的 “磁引力场”,本质上,其实还是“磁场流”,但它是把整个等离子体覆盖起来、包起来、保护起来的,一个整体的磁场流。
    凯史定义的“磁引力场”这个词的由来是,“磁力场”与“引力场”的合称,这个“磁力场”指的是产生排斥力的磁场,“引力场”指的是产生吸引力的磁 场,它们本质上都是磁场,只是磁场流动的方向不同而已,所以,我们就直接全部称为“磁场流”。等离子体在不同方向和强度的磁场流的作用下就产生了相互吸引 与排斥的现象,但我们不想通过表面现象去解释我们的简化版等离子体理论,而是直接从本质上去建立我们自己的理论。
    凯史的等离子体理论所使用的名词和概念,以及书写和表达方式,是为了与传统理论做一个衔接,事实证明,这样的衔接并没有帮助人们去理解他的理论, 相反,制造了更多的不理解和混乱,最终,凯史不得不以全新的方式重新教学,宣布自己过去的教学是失败的。
    我们的简化版等离子体理论模型的由来,全部来自凯史的教导,这个理论模型就是凯史的,只是人们没有理解,而我们认为我们理解了,然后用我们自己的语言、词汇和表达方式建立了这个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