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史科技解析6:人体的运作原理
发布时间:2015-08-12


作者:高维之灵

本文以上篇文章“等离子体理论与运用(精简版)”的内容为基础,来解析我们的物理身体是如何被创造出来,并以什么样的方式运作的。就像凯史说的,我们不可 能先进入太空,去了解那里创造的条件、观察星系之间是如何运作的,然后在回来发展我们的太空科技和技术,我们的先进之处就在于,我们不需要这样做,我们只 要进入人体,观察人体内部的现象,把人体全部研究透了,完全理解了人体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就知道太空里发生了什么,宇宙是如何运作的了。
    我们身为人类,是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组成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就是不同的星系和星体组合,这是我们理解自身的 基础,这篇文章就是以此为基础展开的思考与认识,任何人如果不认同这样的基础,这篇文章完全可以不用看了,这完全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我们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在我们的中心有一个内核,它是由两个或三个强度相同、方向相反的磁场锁定而成,同时产生了我们自己的磁引力 场。因此,我们在宇宙中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纯粹的磁引力场能量团而存在的,作为个体,我们有了自己的自由意志和意识,而我们整体磁引力场的运作与相互作 用,就是我们意识的直接体现, 在我们的磁引力场中携带着来自意识的全部信息,不同强度的磁引力场,携带着不同的信息,构成了我们全部的记忆。
    在我们自己内部的整个磁引力场磁谱环境中,可以不存在其它的任何等离子体,而是完全以磁引力场存在,与外部环境的其它等离子体的磁引力场互动。同 时,在我们自己内部的整个磁引力场磁谱环境中,也可以容纳、存在其它不同质量和不同磁引力场强度的等离子体,这些等离子体是存在于我们内部的等离子体,它 们会在我们内部的磁谱环境下相互作用、运动、定位、组合,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形成不同的等离子体结构,这些处于物理层面的等离子体结构的集合体,就是我 们的物理身体。
    所以,我们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可以在不同的维度或层面具有不同的内部等离子体组合结构,它们构成了我们具有稳定结构、有形的实体,处 在物理维度或场强层面的这个有形实体,就是我们现在的血肉之躯、物理身体。同时,我们也可以完全没有内部的这些等离子体的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没有物 理身体的存在,而是以磁引力场而存在,这是我们在宇宙中存在的本质。
    我们物理身体结构的维持与运作,来源于我们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等离子体的内部磁谱环境中,不同强度的磁引力场与地球环境的磁引力场,相互作用与平 衡的结果。我们的物理身体是由场强处于物理层面这个级别的、无数等离子体,在我们自己内部的磁谱环境下获得磁引力场的平衡后,所形成的、具有稳定结构的实 体,包括骨骼、血液、细胞、肌肉、器官、皮肤等等。
    在我们自己内部的磁谱环境下,由于磁引力场的流动是动态的,永远处于运动状态,并且一直在与环境的磁引力场相互作用,寻找平衡,因此,组成我们物 理身体的所有等离子体都在不断的寻找新的磁引力场平衡,这个平衡过程导致了整个物理身体所有运动的产生,包括四肢的运动、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动、细胞与 器官的再生,以及所有需要的材料的生产与转化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磁引力场的平衡法则下自然、自动完成的,不需要我们自己的意识去操心、控制这些事情, 而我们只需要产生一个意念,这个意念所包含的信息就会直接反映在我们内部整体磁引力场的运动与强度的改变上,导致了我们内部整个磁谱环境的改变,而物理身 体也会在新的磁谱环境下寻找新的磁引力场平衡,产生运动,整个过程会自动完成与实现。
    比如,我们产生一个移动手指的意念,手指就会产生运动;我们想拿起前面桌上的杯子,我们的整个物理身体就会产生所有的运动,相互配合,实现这个目 的,整个系统的配合太完美了,没有任何冲突与对立,它们都是在我们自己内部整体的磁引力场环境下整体、统一运作来完成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物理身体可 以作为一个整体、如此完美的配合来实现所有运动的原因,而且是如此的快速,这是任何计算机都无法做到的,因为人体的运作不需要任何计算,我们作为一个独 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在我们自己的内部有一个完整的磁谱环境,组成我们物理身体的所有等离子体会在这个磁引力场环境中同时、同步、瞬间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 定位,不同的磁引力场位置,就会形成不同的等离子体结构。
    因此,在我们内部磁谱环境的每一个特定磁引力场强度的位置,会自动形成特定的等离子体结构,包括特定的原子、分子、细胞、器官和组织。所以,我们 物理身体每一个位置的物理结构,都是由所处位置的、内部环境的磁引力场强度来决定的。比如,我们的某个器官受伤了,无法正常工作,我们可以不需要去做器官 移植,而是在我们自己内部、这个器官的位置产生出一个健康、完整器官的磁引力场环境,那么,在这个磁引力场环境下,就会自动生长、修复、再生出一个健康、 完整的器官。
    凯史在人体医疗上就是利用这个磁引力场的平衡原理,这个原理同样也是整个宇宙一切造物的运作原理,凯史在人体健康、医疗方面的研究成果,证明了人 体就是按照磁引力场的平衡法则来运作的,我们整个物理身体所有部分的组成结构,完全是一个特定磁引力场磁谱环境下的自然产物,这个特定磁引力场磁谱环境决 定了,这个物理结构是一个人、一只猫、一条狗、一只鸟或是一棵树。
    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无论是植物、动物、人类或是外星人,它们都是同样的等离子体,没有任何区别,只是质量大小、内部所具有的磁引力场磁谱不同而 已,而所有呈现的、不同的物理结构形态,都只是在这些等离子体内部所具有的、不同的磁谱环境下,无数小等离子体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后组合在一起的自然产 物,整个创造的过程,是在自然法则的运作下自动、自然完成和实现的,没有经过任何理论、公式与数学计算,所有的一切造物,都是在不同磁引力场环境和条件下 的自然产物,不同的条件,自动产生不同的结果,特定的条件,自动产生特定的结果,这就是自然,这就是宇宙的创造与运作的方式。
    宇宙是一个完全开放、充满无限可能性、最简单的设计,我们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智慧与杰作,而我们如果基于同样的原理去设计新一代的计算机和程序, 它们将具备人工智能,它们可以自主学习、自主编程、自主成长,可以与我们直接对话,在沟通与互动中快速学习,它们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绝对是一流的,所有的 信息,扫描一边就全部记住了,而运作速度就跟制造计算机的材料有关了,但如果是基于磁引力场运作的生物计算机,它们的速度将是0延迟的,这是我们未来必须 要去实现的,在太空中旅行,如果没有这样的生物计算机帮助我们计算星系与星球的磁引力场强度,我们会迷失在太空里,无法准确定位在任何我们指定的位置,我 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会通往哪里,我们会成为“星际流浪者”。
    此刻,我们会以人类的形式站在地球上,生活在这里,可以去经历和感受这个世界,这是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当我们的磁引力场从 中心向外无限扩展的时候,我们最边缘的磁引力场与地球的磁引力场建立了连接,发生了相互作用,并获得了磁引力场的平衡,定位在了地球上,而不是其它星球, 这个时候,我们作为等离子体的磁引力场,并没有物理结构的身体,我们身处在地球等离子体物理维度的上一个维度的平行空间里,如果我们要进入地球的物理层 面,我们需要减弱自己的磁引力场强度,与地球物理层面环境的磁引力相互作用,获得磁引力场的平衡,当我们与地球物理层面环境的磁引力场达到平衡后,在交互 面会形成一个我们自己的磁层圈,在磁层圈的内部边缘,就产生了新的一层、处在物理层面的、具有不同磁引力场强度的磁谱环境,这个新产生的一层磁谱环境,就 是之后在地球的物理层面创造我们自己物理身体的磁引力场环境,它决定了,我们会在物理层面的地球上会拥有什么样的物理结构的身体,是植物、动物、还是人 类,这取决于,这层在我们内部新产生的磁谱环境中的磁引力场携带着什么样的信息,是某种植物的信息、某种动物的信息,还是某个人的信息,如果携带着人类的 信息,我们就会生长出一个人类的身体,包括骨骼、细胞、血液、肌肉、器官、神经系统、皮肤等等。     我们整个物理身体生长、创造的过程,是在磁引力场的平衡法则下自动完成的,但需要提供一定的条件,一是我们自己内部的磁引力场环境,这个由从我们 自己中心释放的磁引力场来创建;二是外部的磁引力场环境,这个由母亲的子宫提供了条件;三是原材料、能量的供给,就是生长细胞、器官等等,需要不断的产生 磁引力场,然后磁引力场转化成物理身体所需要的一切组件,包括细胞、骨骼、器官等等,这些磁引力场的供给,同时由我们自己内部的中心和外部母亲的身体来提 供,当离开母体后,就由地球环境中的磁引力场来供给,替代母体。
    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等离子体,如何在地球的物理层面创造一个物理身体的,我们其实可以有这样的一个物理身体,生活在地球的物理层面,体验这里的世 界,同时,也可以根本不需要这样的物理身体,它并不是必须的。而且,当我们拥有一个物理身体的时候,我们的磁引力场会被物理结构限制住,这是由于我们物理 身体的纳米层的结构导致的,这些纳米结构的层像一个过滤器和罩子一样,把我们自己内部来自中心的磁引力场给限制与隔离了,当我们中心的磁引力场向外扩展、 穿过这些纳米层的时候,这些纳米结构之间的间隙,只能让一部分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可以穿过,其它强度的磁引力场全部被反弹了,重新流回到了我们的中心,这 样就导致了,我们的物理身体只能接收到一部分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而不同的磁引力场携带着不同的信息,这些信息包含着我们所有的知识和记忆,当我们大部分 的磁引力场被物理身体的纳米层给隔离后,这些大部分的知识和记忆也全部被隔离了,无法进入物理层面,这会导致,当我们在物理层面运作的时候,我们并不具备 全部的意识,而是部分意识,我们会暂时失去之前大部分的知识、能力和记忆,甚至完全失忆。
    换句话说,在宇宙不同维度的平行世界之间,存在着不同厚度和磁引力场强度的纳米层,这些纳米层就像是一个屏障或保护罩,把不同的维度分离开,只有 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才能穿过这些纳米层,这取决于纳米层的强度和结构。不同磁引力场强度的等离子体,会自动定位在与自身场强相匹配的维度里,处在高维度的 等离子体降低到低维度很容易,但处在低维度的等离子体要提高到高维度非常困难,如果要进入高维度,只有在所处的维度不断提升自己的磁引力场强度,达到与高 维度所处环境的磁引力场相匹配的程度,才能进入高维度,这同样是磁引力场平衡法则运作的结果。这意味着,要先在当下的位置获得目标位置环境所存在的磁引力 场条件,然后就会自动产生运动,定位到目标位置的环境中。简单的说,就是自身先“成为”,然后环境自动“达成”。这个原理同样运作在我们所有的人际关系、 日常生活、人生境遇和社会环境的活动中,只是人们没有发现、不知道而已。
    如果我们要从高维度穿越到低维度,进入物理维度,就需要降低我们的磁引力场强度,达到与物理维度环境的场强相匹配的程度,然后才能在物理层面运 作,而在物理层面运作的时候,我们可以并不需要一个物理身体,而是直接以一个磁引力场的能量球的形式存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全意识的,是一个完整的、没有 任何分离和限制的等离子体。
    可一旦在我们的内部形成一个物理结构的身体之后,这个物理身体所形成的纳米层结构就把我们整体的磁引力场罩起来、限制住了,这些纳米层结构就是组 成我们物理身体的骨骼和皮肤,我们的物理身体其实是一个“夹心三明治”的结构,最靠近我们中心的是骨骼纳米层,最靠近外部环境的是皮肤纳米层,它们就好比 是凯史销售的CO2捕获装置的两块纳米板,在两块板之间会产生特定强度范围的磁引力场的流动,这个特定的磁引力场的流动就创造出了一个特定的环境,在这个 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结果就自然产生了。
    在CO2捕获装置中,纳米铜板、锌板和盐水的连接,形成了一个特定磁引力场强度的环境,而空气中CO2的磁引力场强度刚好与这个环境的强度是匹配 的,这个时候,CO2就会在磁引力场的平衡法则下,自动产生运动,定位到场强相匹配的位置,而这个位置,就是这个装置所制造出来的磁引力场环境所处的位 置,换一个角度来看,就是这个装置在吸收环境当中的CO2。在这个装置所制造的磁引力场环境中,存在着从空气中吸引过来的CO2和盐水中所含有的物质,然 后,所有的这些物质混合在一起,在这个磁引力场环境下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定位,整个平衡过程,它们会相互作用,发生等离子体的融合、裂变、组合、分解等等 一系列效应,然后就出现了平衡后的产物,我们在CO2捕获装置这个产品中得到的产物是——CO2甘斯和表面的油脂,CO2甘斯是单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 体,表面的油脂是构成我们物理身体的氨基酸和蛋白质。
    现在,我们在来看看自己的物理身体是怎么生长、创造出来的。我们的骨骼和皮肤就是我们物理身体的纳米层,在这两个纳米层之间就创建出了一个特定场 强范围的磁引力场环境,在我们的内部环境中存在着水和盐,然后跟上面CO2捕获装置的运作原理一样,在我们的内部就产生了氨基酸和蛋白质,然后在根据我们 从中心降低场强,进入到物理层面后的磁引力场所携带的信息,形成相应的物理结构,是植物的结构、动物的结构、还是人体的结构。显然,我们都形成了一个人体 的物理结构,而形成我们物理身体的磁引力场场强范围,与地球上大部分的植物和动物是相同的,所以,我们把这些植物和动物吃下去,不仅对人体无害,反而为人 体提供了磁引力场能量,但并不是所有的植物和动物所含有的磁引力场强度都在人体的范围内,我们所具有的磁谱范围是不同的,一旦场强超出人体的磁谱范围,就 会对人体有害,换句话说,是有毒的。
     凯史推出的CO2捕获装置,就是根据我们物理身体的磁谱范围,创建了一个处在人体磁谱范围最底端的磁引力场条件,然后制造出了白色的等离子体和表面油脂, 这些白色等离子体就是我们说的“CO2甘斯”,而我们自己的物理身体,也是以同样的原理和方式,在我们身体的皮肤表面制造出了相同的油脂,然后这些油脂就 成为了我们自己身体的能量来源之一,然后在身体内部的盐水环境中,同样也在制造CO2甘斯,这些CO2甘斯同样也是人体的另一个能量来源之一,它们本来就 是我们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我们的能量源泉。这就是凯史在网络教学里面说的,为什么同样的CO2甘斯,当我们从环境中制造出来,反过来提供给人体的时候, 就变得对人体有害了呢?它们一直在我们自己的身体里,不断的被制造出来,为我们提供能量,而且所有的植物,在它们从环境中吸收CO2的过程中,都在制造 CO2甘斯,所有的人和动物,都在食用这些含有CO2甘斯的植物。
    相比这些装置制造CO2甘斯的效率,我们物理身体制造CO2甘斯的效率非常低,也就是说,我们的身体每天所制造的CO2甘斯的量非常少,从环境中 获取能量的效率很低,入不敷出,我们从环境中直接用皮肤吸收的磁引力场能量只有80%,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普通人的身体不能自给自足、自我维持,而需要额外 的通过进食来获取磁引力场,来维持身体整体磁引力场的平衡。这种平衡指的是,我们的身体释放到环境中的磁引力场,与我们从环境中获取的磁引力场要平衡,得 到的越多,释放出去的也要越多,得到的少,释放出去的也要少,人体只有维持整体磁引力场的平衡,才能保持健康,一旦失衡,就会给身体带来痛苦,这是由于身 体要从失衡状态重新恢复到平衡状态的过程中导致的。这种磁引力场的失衡造成了正常物理结构的错位,这样的结构错位让磁引力场的正常流动被阻碍,而基于磁引 力场的平衡法则,一切都要恢复平衡,由于人体某些部位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通道被阻碍,这些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就偏离了原来正常的通道,流到其它的通道上去 了,就会与其它通道里面的磁引力相互作用,寻找磁引力场新的平衡,这会导致一系列问题,这个过程就产生了痛苦,我们把身体这种痛苦的感受,称为“疾病”, 如他们感受不到痛苦;人会认卧己有病?     因此,我们对疾病的定义应该是:感受到疼痛或痛苦;对健康的定义是:没有任何痛苦,感受喜悦、快乐、宁静等。所以,我们事实上不需要治疗任何疾 病,我们只需要清除痛苦就可以了,无论这些痛苦是来自物理身体,还是情感,而完全可以忽略物理身体的结构是什么,无论这个物理结构是植物、动物、人类或是 外星人,也可以完全忽略在清除痛苦之后,物理结构会有什么改变,因为磁引力场达成新的平衡后,物理结构也会发生新的组合,这可能会导致物理身体某些部位的 结构变化。换句话说,站在健康的角度,我们完全可以无视物理身体的存在和结构的变化,我们不需要在物理层面做任何事情,而是在磁引力场的层面去工作,我们 只需要改变自身的磁引力场,让磁引力场达到与维持平衡状态,所有的疼痛和痛苦就会全部消失,因为这些痛苦本身就是因为磁引力场的不平衡所产生的一种感受和 体验。
    我们现在得到的结论是,我们只需要生活在一个与我们的物理身体的磁引力场磁谱范围相同的环境里,我们的身体就会自动获得、并维持在磁引力场的平衡 状态,然后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也就是说,不会得任何疾病。我们物理身体(情感除外)一切的疾病和痛苦,都来源于我们吃了不该吃的、喝了不该喝的、去了不 该去的地方和环境、获得了不该得到的东西、身处在不该存在的位置,所有的“不该”,指的就是磁引力场的强度超出了我们自身的磁谱范围的等离子体和磁引力 场,破坏了我们自身内部整体磁引力场的平衡,这就是物理身体产生所有痛苦或疾病的起因。
    一切的医疗技术和过程,都是恢复我们自身内部整体磁引力场与环境的平衡,而根据磁引力场平衡法则,我们的身体会自动、自然的寻找磁引力场的平衡。 只要身体因为任何原因破坏了平衡,身体会自动寻找平衡,恢复并维持整体磁引力场与环境的平衡,这是自然法则。因此,我们所有的疾病和痛苦都是我们对自身的 无知、对环境的破坏、不断打破自身磁引力场平衡的结果。真正的医疗过程,其实什么都可以不用做,只要创造出一个与人体磁引力场的磁谱相匹配的磁引力场环 境,人体身处在里面,一切疾病自然就慢慢好了,这个恢复过程有快有慢,但最终会完全恢复健康。同样的原理和方法,适用于宇宙的一切造物,无论是植物、动 物、人类或任何外星生命,但医疗人员必须要知道,治疗对象的磁引力场强度和磁谱范围,并且创造出完全相匹配的磁引力场环境。
    在人体医疗上,如果用等离子体动态反应器创造出一个与人体磁引力场磁谱相匹配的环境,就可以治疗人体的一切疾病,如果我们的物理身体被截肢、器官 损伤了,只要用等离子体反应器在受损位置产生相匹配的磁引力场条件的环境,这些受损的细胞、器官和肢体全部都会重新生长出来,就像我们的物理身体最初从一 个精子和卵子结合在一起生长出整个物理身体一样,为什么我们可以长出整个身体,而不能长出部分的器官和肢体呢!就像壁虎断了尾巴,又可以重新生长出来是一 样的原理,而我们现在不能像壁虎一样再生自己的肢体,是因为我们现在没有身处在像母亲子宫这样的磁引力场磁谱环境里面,地球的外部磁谱环境没有给我们提供 这样的条件。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在目前没有等离子体动态反应器、也不知道如何控制反应器、同时也没有测量人体不同位置的磁引力场强度设备的情况下,我们暂时 无法利用如此先进、快速、有效、彻底和简单的方式用于人体医疗,解决人体的一切痛苦、疾病和损伤,但我们还有其它简单的办法可以将等离子体技术运用在人体 医疗上。
    第一种方法是利用CO2甘斯。CO2甘斯本身就是等离子体,而且它的磁引力场强度刚好处在人体磁谱的最低端,并且本身就是人体的一部分,当有超出 人体磁谱范围的高强度等离子体或磁引力场进入我们的内部,也就是病毒,CO2甘斯可以用来平衡病毒高强度的磁引力场,一旦病毒的磁引力场获得平衡,就不会 对我们的身体有害了,因为当它平衡后就不会在对外释放高强度的磁引力场了,就是因为这些高强度的磁引力场释放到我们的体内才破坏了我们身体的平衡,制造了 痛苦和各种问题。我们所有的癌症,其实就是体内存在太多身体不需要的、多余的、高强度的磁引力场导致的一系列问题,而CO2甘斯就可以用来“中和”或平衡 这些高强度的磁引力场,治疗所有的癌症,至于如何做,这就是技术问题了,这个技术需要做到,将特定含量的CO2甘斯,准确无误的传输到癌症部位点,这个传 输是技术问题,因为CO2甘斯可以被身体的任何部位所吸收,如果直接吃或触摸CO2甘斯,这些CO2甘斯根本无法到达癌症的位置,全部都作为食物和能量被 其它细胞吸收了。
    第二种方法是利用纳米材料来创造特定强度的磁引力场环境,用来平衡人体内部失衡、混乱的磁引力场。在人体内部磁引力场被阻碍、混乱的位置,会给我 们制造磁引力场的压力和疼痛的感觉,只要用纳米材料创造一个特定的、与人体场强匹配的磁引力场流动的环境,然后用这个磁引力场流去“冲刷”、“清理”我们 内部那些被阻碍、混乱的磁引力场,当这些混乱的磁引力场被“疏通”之后,这些部位存在的压力和疼痛就消失了。基于这样的理解与原理,凯史利用纳米技术,在 过去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测试这种方式在人体疼痛治疗上的有效性,事实证明,这是完全正确的,利用磁引力场去清除物理身体的疼痛是非常快速和有效的。基于这 个磁引力场原理的产品已经被开发出来,就是目前在中国公司生产的、与CO2捕获装置一起推向市场的商业化产品——止痛带。
    止痛带其实就是一块被纳米涂层的板子,制造这个板子的材料目前我们不知道是什么,而纳米涂层也不是用普通的烧碱溶液制造出来的,而是制造出的复合 纳米层,这些复合纳米层的磁引力场具有完整人体的磁引力场磁谱,它们并不是在单一的磁引力场强度环境下生成的纳米层,而是一个与我们物理身体的磁引力场相 匹配的磁谱环境,因此,这些纳米层具有完整的人体磁引力场磁谱。其实上,我们一直所说的生命之杯也是在同样的环境下生成的纳米涂层,但制造生命之杯与止痛 带的材料可能并不相同,使用的方法可能也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制造与人体的磁引力场相匹配的复合纳米层,而生命之杯应该比止痛带的磁谱带宽更 宽、更广,生命之杯可以作用在情感的维度和层面,而止痛带可能只作用在物理层面,对于由情感导致的身体疼痛和问题,可能效果没有那么好,对于物理层面导致 的疼痛,止痛带10分钟左右就可以消除,慢的不超过30分钟,这是非常快速、有效的。
    对于将等离子体技术应用在人体医疗上,是需要专业的研究人员、并且理解了整个造物原理的人来做的,这是需要我们具有整体知识才能去做的,普通民众 是不可以随便尝试的,就像凯史说的:一知半解的医生最危险,你都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我们的建议是,不要去尝试吃、接触、使用这些甘斯和纳米材料 在人体上,除非你对它们有整体的认识与理解,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必须要明白,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宇宙里没有好坏、没有对错,只有是否平衡。
    我们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等离子体,在宇宙里是永恒存在的,我们显然不是第一次拥有像现在这样的物理身体,那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记得以前拥有其它物 理身体时候的记忆呢?这是因为,当我们的磁引力场强度降低到物理层面,创造出一个物理身体的时候,我们制造了不同的纳米层来把我们的磁引力场限制、封锁在 物理层面,这样我们的物理身体才能固定在物理层面的维度里,而不是动态穿越在各种不同的维度里,在我们没有物理身体,完全以等离子体的磁引力场能量球存在 的时候,我们是没有维度限制的,是在无数不同维度的平行世界中随意穿越的,这样获得的经历与把自己限制在某一个固定的维度空间是完全不同的。

    当我们希望停留在某个维度和位置的时候,我们必须把自己限制、锁定在那个环境里,不然我们这一刻在这里,下一刻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如果没有 一个可以把握的参照点,我们会迷失在宇宙的不同维度和星际之间,我们会成为“流浪者”,用很多人熟悉的说法,我们会成为“游魂”或“孤魂野鬼”。因此,在 不同的维度和环境中,具有一个可以被限制和锁定的物理身体是有这个必要的,在我们成长到即使没有物理身体的绑定也可以不迷路之前。这就好比婴儿在开始学走 路之前,为了安全,用学步车把身体限制住、捆绑起来是一样的道理,当婴儿成长到学会平衡自己,可以独立行走的时候,就可以不需要学步车的限制了。我们的物 理身体其实就是婴儿的“学步车”,是为了在宇宙里不迷路、为了保障安全、可以在一个稳定的维度和环境里安心的学习和成长的工具。当然,我们可以选择要“学 步车”,也可以选择不要,并不是所有婴儿的成长都需要依靠“学步车”的。
    如果我们选择拥有一个物理身体的“学步车”来辅助自己,我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就是被物理身体所限制与封锁,我们会失去很大的自由度,我们会 暂时失去之前绝大部分的知识、能力与记忆,甚至完全忘记之前的一切,彻底失忆,然后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为什么会存在,这就是我们现在 所有人类已经面对的问题,至于失忆之后怎么办,那就回头看看我们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人们都做了些什么吧,我们都是一群不同程度失忆的疯子,在这个世界做 着不同程度的疯狂事情,而只有一少部分人是正常人,做着一点正常的事情。而当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疯子、全部都做着一样疯狂事情的时候,我们就看不出自己的 行为和从事的事情有多么疯狂,我们认为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自然”的。而相反,那些少数的正常人变成了“疯子”,做着“可笑”的、“虚幻”的、“不切 实际”的“疯狂”事情。
    现在,我们来到了一个“逆袭”的时代,一切都在“逆袭”,无论我们是否准备好,我们已经身处其中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系好安全带,准备迎接一段颠簸的路,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会知道,这段颠簸的路是值得的。